今儿就说说上瘾(中篇)

上篇《今儿就说说上瘾(开篇)》里面,说的是游戏和乐趣,以及让人上瘾的动机,这篇会说“暴力”点儿的。何为暴力?就是当你没有思路的时候,总有一个简单粗暴的流程和逻辑能让你开始。
在开篇中,我们讨论过“游戏的本质是一系列的选择,有趣的不是游戏,而选择后的结果让人觉得有趣。如果选择的结果不是天然的有趣,还可以人为的让它变得有趣,这就需要研究动机,内部动机强于外部动机,而外部动机除了给钱之外还有其他三个方法可以用”。
怎么把这些东西塞进产品中?
如果没有头绪的话,我觉得你可以从这六个步骤开始。

第一步、定义商业目标:你想达到什么目的

“一切不以赚钱为目的的生意都是伪生意”。
这条真理你可以区分NGO和普通企业。作为NGO老提“怎么多来点儿钱”无疑是非常可笑的,但是作为企业老提“我们为人类进步创造了什么”难道不一样的可笑?
(再往下深究能引出“因果”,“因”是途径,“果”是目的。做一个企业,为人类服务是目的,还是赚钱是目的?比如那些致力于绿色能源的创新企业,对于他们“卖出了成千上万的设备让千家万户变得更环保”这个行为,你可以说“他们通过赚钱而达到了为人类服务”,也可以说“他们通过为人类服务而赚了钱”。如果你用第一个说法解释他们的行为,“通过赚钱而达到了为人类服务”,他们为什么不自己做能源工厂?他们为什么不通过与政府合作在最少的资金下,从改造一个小区开始逐步改造整个城市,整个国家?这才是为人类服务嘛。为人类服务可以通过很多种方式,不是吗?这样看来,“通过为人类服务而赚取利润”,企业利用自己的优势“创新”和制造,仅发明技术,做“最小范围的设备”达到对企业的利用率最高,从而有更多的利润产生,或者说通过贩卖技术和设备,由别人去加工、生产、安装、服务,而自己企业获取更多的利润。而要想“赚取利润”唯一靠谱的就是“为人类服务”。毛主席说“为人民服务”,那是一句政治口号么?那是一句经济口号!)
“一切不以创造就业为目的的的互联网创新都是伪创新”
用这条真理可以区分哪些企业值得投入。Uber通过平台让更多的司机加入到“再就业”,这就是创新,“为自己开车和为乘客开车”没有区别,我还是那个我,车还是那个车,并不因为后座有个200斤的胖子就变了,这就是“准入门槛低”。
O2O上门服务创造的不是再就业。原来按摩师在店里按脚;现在她通过这个平台去别人家按脚。这不是创造再就业啊。我会按脚,你不会,你还是你,你要想进入这个服务行业不那么容易,你得学按脚,这就是高门槛。况且,我还是我,10小时工作还是10小时工作,也不多什么,反而10个小时要3个小时用在路上。这就是“既不增加需求,也不增加服务时间”的典型案例。
Uber系和O2O上门服务系,几年以后,谁死了?
你再分析一下“送餐、共享单车、共享充电宝”,几年以后谁活谁死是不是也不糊涂了?
目标很重要,当想在平台中加入“上瘾”因素的时候,第一个要想明白的是“为了些啥”,这是一把尺子,你的“上瘾”创意可能很牛逼,也可能会让人特别的上瘾,但是如果和你的商业目的不符甚至反着,那还能要么?

第二步、定义“达到成功”:对于受众目标,他怎么样才算你的目标达成了

举个我闺女练琴的例子。目标:培养兴趣,培养成就感。
你对比两个“成功”的标准:“一天一个小时”和“一天练熟一小节”,哪个合理?当然,即使“一天一小时”的方法,也比根本不定义“什么叫成功”要强多了。
再举一个例子,满座网初期,市场部和技术部都用Google Analysis分析流量,用户,每次讨论的津津有味、不亦乐乎,沉浸在多种图表的大数据中,控制欲得到了极大的满足。一次和投资人显摆的时候,他问“这和你的业务目标有什么联系?”我当时回答的斩钉截铁“流量上来了,用户上来了,业务也好了呀,业务越好就离业务目标越近呀。”“那能不能量化这个过程”。就是这句话让我从此受益匪浅。这个量化实际上就是定义“成功”。(具体实施起来就很简单了:用GA定义几个目标,比如“下单支付就算成功”,抓取下单结果,金额,简单计算就行了)。
注意:“上瘾”是手段,商业目的是目标,只有定义了“达到目标”的标准,调整手段才成为可能。

第三步、定义游戏者:谁在跟你玩

这个就不多说了,做任何事情,不论管理还是开发软件,如果领导者或者一个团队回答不了这个问题,我也只能呵呵了。
对于上瘾这事,有一个老哥(叫Bartle)早在1996年的时候就总结过游戏玩家的分类,游戏者分成四类:
  • 渴望者:是那些自己渴望成功的人,拿《极品飞车》来说,他们希望在每个关卡中得第一;
  • 杀手:是那些希望影响别人的人,同样拿《极品飞车》来说,他们希望和其他玩家的比赛中得第一;
  • 探路者:是那些希望收集东西的人,还是拿《极品飞车》来说,他们热衷于购买各种车贴,升级车子不全以提高性能为目的;
  • 交际花:是那些喜欢炫,显摆的人,仍然拿《极品飞车》来说,他们喜欢购买最好的车,不论花钱还是通过自己努力;
db2edac96859b0a848dad840a0f3d3f8
于是,当你打开一个人的《极品飞车》,就可以容易的做出判断:
  • 游戏关卡几乎全完成但是根本没有全球排名的,就是渴望者;
  • 全球排名前1000,但是关卡才玩到第三关的,是杀手;
  • 车子不多,但是每辆都升级到顶级,花里胡哨的,是探路者;
  • 有200多辆车,每辆都升级到顶级的,是交际花;
怎么让他们沉浸在你的游戏/软件中,怎么让他们不卸载,可以考虑下面的策略:
  • 对于渴望者,要让他们上瘾就想办法增加“自主欲”;
  • 对于杀手,可以给他们外部动机的“权力”;
  • 对于探路者:增加“完成欲”;
  • 而交际花:增加“内部动机的关系欲”和“外部动机的状态升级”对他们都有效;

第四步、用户使用地图:怎么设计APP,让他们怎么玩

让人上瘾是需要一个过程的,一般来说这个过程是:
上钩,然后成为初学者,最后创造奇迹
好的APP会让:
  • 第一次使用它的人觉得“这个东西好玩啊”,上钩;
  • 几天(或者几个小时)的使用后,让人觉得“不仅简单,还真有用啊”,初学者;
  • 几周(或者几天)后,让人觉得“我去,还能这样用啊”,创造奇迹;

然后进入下一轮的“上钩”。是一个螺旋上升的过程。要注意:

  • 上钩阶段:要指出你APP的主旨、价值。甭管真的假的,对全人类有益的,还是憋着要欺骗全人类的,都要指出来;给一“大愿景”;
  • 初学阶段:在这个阶段让使用者做一些小任务,这些任务必须不可能失败,你可以找一傻子试试,如果傻子完不成你设计的任务,说明你比傻子还傻,你设计的任务不够简单。这些任务有两个特点:不能有太多的选择、明确的指引和清晰的说明;
  • 奇迹阶段:这个阶段给使用者挑战和赋能。让使用者觉得自己学到了新技能,进而获得极大的满足(具体的“满足”可以参考上一篇的内在和外在动机);
举一个我们经常看到的例子:Apple Store。你想过他的底部导航为什么是精品推荐、排行榜、探索/搜索么?暗合了“上钩、初学、奇迹”。
第五步、创建循环:第四步的是一个小循环 – 战术循环,在第五步我们旨在建立一个战略循环
动力 -> 行动 -> 反馈。
db2edac96859b0a848dad840a0f3d3f8
通过一轮或几轮“上钩、初学、奇迹”抓住用户,然后给与(并让他们知晓)足够的动机不断使用,每次使用后有足够的反馈,从这些反馈中,升级动机成为下一轮使用的动力。
拿微信的朋友圈举例,大部分人开始使用朋友圈的过程是:
  • 尽管微信在新推出朋友圈的时候有详细的引导,但是仅能吸引交际花和一部分杀手,而对于探路者和渴望者没有多大作用,比如我,我算半个杀手半个渴望者吧,完全无视这个新功能;
  • 然后过了一段时间,老看到朋友发朋友圈,自己开始点个赞啥的(这就是初学者的典型症状);
  • 忽然有一天,开始写评论(这就离自己发不远了);
  • 然后很自然的拍个照,或者转发了个别人的;
  • 几分钟后,奇迹出现了:有人给你点赞了,有人给你评论了;
  • 就更来劲了,开始注重自己发朋友圈的质量了(交际花开始注意修图;杀手开始只写原创);
  • 于是得到了更多的点赞和评论
  • 。。。
你就是这样进入了微信的“朋友圈”的这个圈。
你觉得MAF(动力行动反馈)圈够了么?它仍然是一个小圈儿,这儿才是更大的圈:
几次MAF就构成短期行为,数次的短信行为构成长期行为,不断的长期行为最终行成习惯。
db2edac96859b0a848dad840a0f3d3f8
垮炖鱼上桌,正常人拿筷子,中毒者掏手机。什么叫长期行为最终形成习惯,这就是习惯,掏手机已经战胜了拿筷子,掏手机拍照已经不再走脑子了。

第六步、保持乐趣:怎么让手中保持对你APP的乐趣

在造第二个循环的时候,往往会遇到这么个问题:怎么保持乐趣?
人最能适应环境,曾经让你爱不释手的IPhone5很容易让你看着他生厌,摔坏它就是购买Iphone 10的动力。对“乐趣”也一样,曾经的乐趣很快就变得不那么有意思,如果发生这个情况,是需要重新开发一个“乐趣”么?
答案是:不用。如果在设计第一版“乐趣”的时候,注意了“赋能”就不用。
乐趣不会持久,但赋能会。比如你找一男朋友,天天给你讲笑话,逗你开心,你们的关系能持续多久,1年?如果半年后你忽然发现他的一些建议有时候还有点儿用;一年后你发现他知道好多你不知道的东西;10年以后你觉得自己已经人精、啥都能了,他却不怎么说话了。。。反正我要是有这么一个男朋友,弯了也算是值了。
赋能。让你的受众得到不断的提高,他就不卸载你的APP。
这就是今天要说的六步粗暴方法,当你没有思路怎么画个葫芦的时候,生搬硬套这六步,你至少能画个瓢。
最后,为了完整还是提一下PBL。初学Gamification(游戏化),很可能认为让人上瘾无非就是:
  • P:Points,就是APP中常见的“您获得了100点儿”、“我去,您又获得了20点儿”;
  • B:Badge,就是APP中常见的“您获得了一个新手勋章!”,“哎呀,您咋又获得了一个随机勋章呢”;
  • L:Leader board,APP中常见的:“您的世界排名70亿零8名”,“您的开机速度打败了0.2%的五十年代网友”;
PBL只是上次开篇和这次中篇提到全部内容的一个表现形式,它只是舞台上1分30秒的魔术,不是台下10年的苦工。
可不是所有带PBL的APP都让人上瘾,也不是让人上瘾的都需要PBL呦。
“一切不经过分析的PBL都是伪Gamify”
尾篇我们说点儿什么呢?来点儿真的吧,我找一个APP,咱尝试用“Gamify”武装一下它。
我尽量找一个如雷贯耳的APP啊

今儿就说说上瘾(开篇)

有人这个上瘾,有人那事儿上瘾。你见过一个人对大部分事都上瘾么?没有吧。但是你绝对见过大部分人都上瘾的事儿。
玩,对么?
为什么有东西一玩就上瘾?为什么费老鼻子劲做出来的3D游戏别人玩了3分钟后果断卸载?
学问,上瘾的学问。
为什么别人公司的员工都玩命干活?不让他们加班就跟剥夺了他们作为劳动人民劳动的权利似的。
为什么你的公司给加班费都没人干,下班5分钟就一个人不剩了?
《同事走光图》
depositphotos_14097898-stock-photo-empty-office
人人都喜欢玩,玩什么?有人喜欢玩游戏,有人喜欢玩人。这次说“玩游戏”。

游戏和有趣

什么是游戏,想过么?给一个高大上的回答:游戏就是一系列的选择
不论电子游戏,人和人的游戏,还是一堆小屁孩的游戏,都是做一系列的选择。当然你叫真的话,可能会说“活着还是一系列的选择呢”,只能说“你说对了”,谁说活着不是游戏呢?
所有游戏都让人上瘾么?换句话问:所有一系列的选择都会让人上瘾么?答案一定不是,选择有啥可上瘾的。能让人上瘾的是选择以后的结果。
游戏中选择的结果都不外乎这三个
  • 要么你学到了新东西,比如极品飞车中,你开的越来越好了,还会飞了,转圈飞了;
  • 要么你解决了个问题,就跟消消乐这类游戏似的,你看着一堆糖豆(或者砖块或者其他一些什么玩意),“夸鸡”一下塌了,“轰隆”一下炸了,你就觉得爽,看到塌没了或者炸光了就特别有成就感,这个成就感是啥?就是你又解决了个问题。
  • 要么就是你获得奖励,我有一个女哥们,特别喜欢玩推币机,还是手机上的推币机,没事儿就掏出手机推一下。我就纳了闷了,这有什么可玩的?每次我问她,她也纳了闷了:你看着“咔咔”的金币掉下来,不高兴么?
这是选择的结果,选择本身呢?要做的“有趣”。
游戏(或者说选择)不一定有趣,有趣的事情也不一定都是游戏。但是要让游戏变得有趣,就得知道什么是有趣。就说你内多巴胺分泌这事儿吧,什么时候你就“滋滋”的分泌呢?
  • 第一种:简单而有趣:特别容易你就能获得咔咔的满足感。比如消消乐吧(你不会觉得消消乐复杂吧)
  • 第二种:复杂而有趣:特别费劲才能获得的满足感。比如重构代码吧,那些手指灵活的程序猿为什么那么乐忠于重构,你真觉得他们为公司贡献么?大部分因为“上瘾”,“中毒了”,你不让他弄他难受,除了大部分开发都是强迫症的原因之外(这事儿我在下面会说),另外一个原因就是重构这事复杂,一旦完成了,特别有趣(好吧,他们觉得特别有趣)。
  • 第三种:交流的有趣:有的人就喜欢跟人聊天、社交。你不让他聊他就难受。你知道怎么分辨这类人么?不是看他爱说话不爱说话,要看他是不是什么话都接的住。一个侃侃而谈的人也可能觉得跟人交流是厌烦的事,但是什么话都接的住的人,深了,需要长期的聊天和对于逗贫的强烈爱好,这两点缺一不可。记着啊,下次看一个人是不是觉得交流是有趣,就看他是不是什么话都能接住。这事儿就跟怎么判断性格一样,不是不爱说话就是内向,大大咧咧就是外向,要看他独处的时候是不是快乐,或者说和别人在一起的时候是不是紧张。比如我吧,特别典型的内向性格,自己待着怎么都快乐,跟人在一起的时候,人家能相对而视2多小时不说一句话,我只要冷场1分钟我就紧张,一紧张就得说话,结果还让人误会是个外向性格。你才外向性格呢。
  • 最后一个,是严肃而有趣,啥叫严肃有趣呢?就是闷骚么。收集个啥啊,完成了一个小任务或者得到了一个小奖励啊,自个儿没事窃笑。
到现在为止,知道了怎么就能让人觉得有趣和“有什么趣”了,排列组合一下,一共能有12种:
比如说,可以让你“通过学新东西”有“复杂得有趣;
再比如说,可能让你“得到奖励”体会一把“闷骚得有趣”。
现在你知道让人怎么觉得有趣,往前走一步:怎么让他觉得一直有趣。这就要研究一下“动机”。

动机

我一直执着得觉得,促进人类进步的是胖子,即便不胖但是他一定原来胖过或者有一个胖子的心。
因为胖子懒,懒所以才想办法省事。哪项发明不是让人更省事?不信你举一个例子“有了那个发明以后让人费事儿了”。
你可能有疑问,我也胖啊,我都300斤了,我就没有促进人类进步啊?对,你没促进人类进步是因为你没有动机。促进胖子们的动力只有两个:欲望和恐惧。比如你是那个300斤的胖子,
比如你女朋友说,你不减到200斤,以后没法生活啊,这是不是欲望(你觉得是恐惧?难道我想错了?)
这才是恐惧“医生说:你再不降到200斤,明年你得心脏就会比普通人大两倍,老化程度也是普通人得两倍”,谁都想有一“大心”,但是你不会想有一大心脏。
欲望和恐惧比起来,恐惧赢。我举一个例子你就明白了,你300斤哈:
你有一个好看得不行的女朋友说“必须长到500斤才结婚”;
一个丑得不行得老中医说“你到400斤的时候基本上啥也干不了了”;
你听谁的?
不过下次我再说怎么让人恐惧这事,这次我们先别这么毒辣。只说欲望。
欲望这个动机分为两种:内在和外在。

内在动机

就是跟别人没关系,比如:
  • 完成欲:就是上文说的强迫症,干不完就难受,还记得那个“逼死强迫症的头像么”:
要是不删好友是不是就得死?对付完成欲的人就用这一招,够了。
  • 自主欲:自主欲就是只要是自己的主意,就是正主意,就得完成,特别自恋,是吧?那就让他们自己定规则,定计划,自己标注完成。
  • 关系欲:有这种欲望的人离开了圈子就活不下去,有点儿啥事都想分享一把,别人都说“猪飞了”他也会含糊一下。有关系欲的人,让他分享他就高兴,让他受到群体压力,他就就范。

外部动机

就是奖励。奖励又分为几种:
  • 状态升级了:比如你从Junior升成Senior了,尽管一分钱不涨,想不想要?
  • 能干的事多了:比如你加入一个open source项目,终于让你能提交了,是不是特高兴?(能提交表示:指不定啥时候,就会有群体压力,你必须完成点儿什么,该哭才对,理性点儿好吗?)
  • 有权利了:你有过拼命发帖,讨好版主的经历么?就是为了想过个踢人的瘾。
  • 物质奖励:比如发你20块钱儿
当你看到奖励的时候,往往第一个想到的就是“物质奖励”。其实,上面说的这四种,效力是一样的,而越往下,成本就越高,最容易的也是成本最高的。以后每次想到奖励的时候,记着多想想前三个。
满座网时代要是懂这么多,也不至于只有补贴这一招了。随便拍脑袋就有招儿:
比如,奖励你一周之内比别人早5分钟看到第二天的活动,别人半夜12点,你11点55;即使不为了抢,是不是也爽?
比如,你是“北京玩乐一级达人”、“杭州吃帮第19把交椅”,是不是有意思?
比如,某一小片区域内(方圆5公里吧),谁吃的最多,谁就有权投票这方圆5公里内的商家显示排名,是不是听着就来劲?
要是能想到这些,就不至于别人电影票卖22补贴5块,我就20我补7块,说起来就肉疼。不说了。
来对比一下外部动机和内部动机,内部的更有效和持久,比如:
外部奖励:吃够50家就给5天早看5分钟的奖励;
内部奖励:自己规划吃货地图,满座网小编替你谈商户;
哪个更刺激你多消费?
现在明白360为什么给你发“杀毒勋章”“浏览器勋章”了吧?你不点他就一直跟哪儿半死不拉活的灰着。(你一点领取勋章,直接下载安装,安装就说安装呗。领取徽章!)
为什么360不是你下载他就给你返1块钱呢?不是他返不起,是外部动机没有内部动机有效。
开篇就到这,下篇咱要不说点儿暴力的?

我是怎么弄砸JobSite的

你玩过梭哈么?
那我问你一个问题:同花顺和一副牌是个什么关系?
在JobSite这个项目上,就是“把5周的项目做成了54周”(你想对了,大小王还不在我手里)。这个月底就是“整副牌”完结的时间,我能负责任的说,一定能凑够整副牌的。
听我仔细说说这个项目。
今年年初,1月份的时候,一个干瘦的人找到我们说要做一个APP,我们管他叫P先生吧,这个项目是一个简单的记账应用,P先生在建筑行业,负责盖房子,不是大北京那种高楼大厦,是小房子,第一个月开始挖坑,第三个月入住的那种。即便这样,一栋房子也会有好多承建商,比如负责门窗的,负责挖坑的,负责砌墙的等等,而总包商需要对他们做管理,协调他们生产,给他们付款,验收成果,还要把当前房子状态拍照给最终客户看。这样一套需求用一个大Excel加上一个共享目录放文件照片就可以搞定,只是不方便而已。
P先生找到我们,说:“后台已经全部做好,PC端的应用也基本上完成了,现在就差APP了,PC端是Restful风格,Json格式数据,理论上就是PC怎么调用,APP就怎么调用。就这么一个事情,你们看要多少钱?”
评估后,技术方案是用.net包装一下API,类似NodeJs包装Java API一个意思,前端用Ionic + angular2,预计咬咬牙的话,一个前端一个后端,哥俩儿2个月差不多能完成这个APP,实在不行,后端那哥们还可以帮帮前端,毕竟他的活儿简单,就是包一层而已。
方案和评估定了以后,被销售砍到了4周,一个月。
砍时间这事儿吧,不分国籍,全世界的销售都是这式儿的:和买裤子一样,照着一半砍。这销售要是TW的G先生,那一定会先喝一顿酒,然后一起看旅游卫视“有多远走(GUN)多远”。不过当时我是一个新人,公司唯一的销售还是合伙人,人家也是第一次砍,我这英语水平也不知道咋个“委婉”的回绝。。。(我还能写200多个理由,都省略了),最后我就说了句:“At least, one more week”,就这么凑成了5张牌。草草开始了。
一周后,后台的哥们提出要离岛到大城市,2周以后动身,考虑到也就是包一层的事儿,就跟他提了下面三个目标:
  1. 尽量在一周内努力完成
  2. 然后第二周可以放松一下,准备准备搬家什么的
  3. 第三周离职、搬家
结果呢,三个目标达成了2个,还不错吧,第二个和第三个目标毫不迟疑的达成了。
跟他聊了一下,得知由于“Java Session”的问题,无法和.net的壳儿做到安全衔接,所以整体方案眼看要扯淡,也就没有继续往下做。
你说咋整?找到CTO说了这个以后,CTO说他有方案可以跟他聊聊,聊完以后要求他再研究两天。两天后我跟进,发现仍然没有进展。又找CTO,以我雅思口语3分的水平和他争论,他意思是“再研究2天”,我意思是“人都要走了,谁给你好好研究?赶紧选别的方案呀”。
结果我赢了。等我说“要找一个Java开发工程师看看Java后台、直接连Java API”的时候,CTO说“就那个前端开发工程师就行,让他自己弄吧”。我照眼看了一下那个大胡子,我们叫他C先生吧,C先生得胡子长的都快分不清五官了,我心里有点儿犯嘀咕:这猴子能直立行走就已经是奇迹了吧。
后来又跟P先生开会,说了这个变故,P先生说,他可以让那个做网站的哥们(我们就叫他E先生吧)帮助我们弄后端的事情,不过人家有正经的工作,帮助我们只能算是茶余饭后的。
见了一面,发现他也是毛发浓密的。我这个脸上唯一毛发就是眉毛的人和两个猴子谈了一个下午,总算弄清楚真相了,才得知真相是多么的可怕:
  • 5年前P先生就开始做这个了,也就是说现在的Java后台是5年前的一哥们写的,话说5年前就Restful Java API,也算是浪尖上了;
  • 4年间,P先生重新做了1.0版本3遍,每次遇到重大问题的时候,Java开发就跟他说“基础没打好,得重新开始”,于是重写了3遍解决了3个大问题,但是功能上毫无进展;
  • 那个Java工程师是P先生的邻居,大学毕业生,闲散无业。前年得时候,在安省找到了工作,飞黄腾达去了,留下第三个未完成的1.0版本给P先生,于是P先生才不得已找到了E先生,无奈E先生只会Web端,这就才有的我们;
  • 那个1.0版本呢,虽然E先生有源代码,不过始终编译不过去,所以根本不敢动,无奈才用NodeJs包装。NodeJs是E先生的新玩具,现在正玩儿得乐呵;
这两个猴子的英语说的太快,以至于我打断了无数次,让他们重说我才能理解个中意思。不得不说,从那天下午以后,我跟两个猴子成了好朋友,尤其是C先生,我的同事,这一年来没少教我说话。
跑题了,跑题了,回到正题。
得知了具体情况以后,我感觉这个项目是这些年来遇到的比较邪门的那种,但是还不至于绝望。于是就计划着,一定要让C先生roll off,换成一个毕业生,减少损失。
5周很快就过了,10周都是一晃而过的。10周后,我如期的把C先生换下,毕业生顶上,为此还安排了无数次毕业生露脸活动以便让P先生放心。
毕业生接手后,我下一个方案是:让P先生逐步看到Java程序不变不行,然后就可以跟我们签一个Java后台的开发合同,在这个合同里面,把这段时间的损失再找回来。对于这个计划而言,毕业生不给力反倒是一个助力。
可是毕竟是个毕业生么,太不给力了,给的助力太大了,把项目推沟里了。事儿是这样的:
有一天CEO给我打电话,说他约了P先生,一起讨论一下项目。这个会就在一咖啡店,我自然是打开记事本准备记录,毕业生也连好了网络随时准备着,然后就听CEO和P先生飞快的说着我完全听不懂的话,伴随着哈哈大笑,就这样说了半个小时,最后用10分钟大致过了一下现在的问题,每次毕业生或者我说出大致预估时间后,CEO都会帮着P先生砍时间,最后我都懒得再争论了。
事后我越想越不对,岛上的人都这么奔放么?为啥CEO和P先生有种一见如故的感觉?
我问那毕业生,”他们说了半天,说的是个啥?”毕业生竟然回答,一大部分他也听不懂,好像说的是CEO的房子怎么样和P先生在岛上的其他地方有什么活儿。我又找到销售求证这到底是个咋呀?才得到了一个惊人的秘密:
P先生是CEO的邻居。他俩儿已经认识了10年!
怪不得,怪不得。。。
想都不用想,用毕业生的不给力“逼迫”P先生重新做Java后台的计划流产了。
还好我还有最后一招,就是把毕业生编入维护团队,以后所有P先生的活儿都按照维护团队计时。我心想:眼看着大把工时投入,没有收入,CEO您自己琢磨吧。
于是30周以后,终于把这个APP纳入到了维护团队,50周的时候,就是上个月,这个APP上线了,毕业生现在全职维护各种线上突发事情,所有工时没有收入,P先生坚持认为“你们的Bug还想跟我要钱?”,也曾经和P先生纠缠过什么是“Bug”,P先生认为“Bug就是APP不是像我想的那样运行,因为我想的已经全部都跟你们说了,不对肯定是你们没理解”。
说实话,我觉得免费维护期可能会持续很久,如果非要给个期限,可能是一万年。
好了,这就是前因后果了,我曾经做过事后推演。拿出“项目标准化对照表”,存在的问题有:
项目开始前:
  • 没有详细的技术方案论证;
  • 没有第三方程序的调研;
  • 没有坚持项目的预估,使用销售的“预估”;
  • 没有让销售介绍各个Stakeholder的关系;
项目进行中
  • 疏于站会,比如一周后才知道.net包装Java毫无进展;
  • 项目组缺人没有引起强烈重视,导致一个人做一个项目;
  • 腰杆不硬气,项目组有时候是需要“威胁”客户的,要知道他最怕什么,最怕什么就拿什么威胁。不过,如果每次“威胁”的结果都是CEO的回访电话,我也是服了。还有一个明显现象,30周到40周,所有的需求P先生都会抄送CEO了,可怕吧?还有更可怕的:从40周后,一些需求由CEO发出,抄送P先生!“或许是他们两个住的近,喝小酒的时候,因为CEO懂技术,所以他描述的比较清楚吧。”我这么猜。
  • 客户关系不熟,找不到切入点。这点是硬伤啊,对于一个东方人,口语这样,刚刚到这儿,连冬天要穿多厚的衣服都还不知道,怎么和土著人混关系?况且,有个懂技术的CEO做邻居,我要是P先生,我也不愿意跟你聊;
项目结束期:(好吧,这项目得1万年,远没到结束期,权且把上线前后当成结束期吧)
  • 没有倒计时的任务列表(这个列表有一个显著得作用“做完了这些,这事儿就完了”),所以导致“P先生认为没完,这事儿就完不了”;
  • 这个项目最后怎么样,谁也没有个说法。包括销售也不愿意豁出脸去要维护费,我更不会去了。可惜了那个毕业生,被豁出去了;
说了这么多问题,其实也有好的地方哈,比如:
  • 有周例会,一开始一周一次,从第十周开始,两周一次,当面Showcase,这就避免了“我说做完了,你说没做完”的扯皮;
  • 技术实践不错,有CI,按照规矩Push、Merge,毕业生学到了很多;
你觉得这个项目咋样?从事后沙盘来看,如果重新来,应该咋做?

安家的大事 – 续

很久以前,产科医生对于新生儿要不要进一步的护理和抢救没有一说法,完全凭经验或者看这小子命硬不硬,一个新入行的医生就觉得这事老神秘了,不接生个百八十个根本没概念。所以很久以前,新生儿死亡率很高,一部分原因是该抢救的时候觉得没事儿。

直到有一大姐Virginia Apgar发明了一个表格,这个表格上有5个问题,每一个医生面对新生儿都回答这5个问题,然后根据总分就可以知道要不要特殊护理或者抢救,说起来巧死了,这5个问题就是这大姐的名字。

  • Appearance:这孩子看起来咋样
  • Pulse:脉搏咋样
  • Grimace:你动他,他动你么
  • Activity:关节活动咋样
  • Respiration:喘气咋样

具体的表是这事儿的:

有了这玩意以后,所有的医生就有了个指标:

  • 3分以下表示情况危殆
  • 4-6分为颇低
  • 7-10分为健康情况正常

我第一次看到这个故事就开始怀疑这是不是仅仅是个故事。这个表太简单了,这东西科学么?无数种情况都没有说明啊,你比如:

凭什么手足呈蓝,身干分红就是1分呢?为什么不是0.8或者1.2呢?
或者这孩子双脚呈蓝,双手粉红咋办?那就是1.3分了么?
不过得知我就是靠这个判断为健康的,我闺女也是用这个判断为健康的,这就不仅仅是个故事了。这个表格让新生儿的成活率增加了不少。

那你说它到底是不是科学?后来找了个时间,我反思了一宿。。。

像我这样的一个做开发的,平时习惯了跟别人争论“Float的精度够呢,还是Double才够?(没明白这个梗没事儿,只有二货开发才懂)”自然觉得模糊就代表不准,不准就代表不对。但是人这玩意,处理的就是不准的信息。

再说了,啥叫准?“两点之间直线最近”这说法都不准了,还能啥叫准?

要想真的“准”每次是不是都得给“准”前面加一溜儿限制条件?
这个Apgar评分的贡献就是把一个复杂的事儿细化得恰到好处,充分利用了人对“不准”信息的正确判断。

 

那这事跟“到哪儿去生活”有啥关系?

有点儿关系,但是不大,就像上次纸上谈兵时候说的,加拿大这几个地方差异不大,远不如北京和铁岭的差别,所以考虑的主要问题就不那么费劲。这样一来呢,次要问题就变得突出了:“怎么选择一个好区域的好房子”,而这个,就跟Apgar评分表有关系了,嗯,是大有关系。

我大概在这个岛上看了小半年的房子,有一搭没一搭的瞎看,20多套吧,完全遵从了“看多了就有感觉了”的朴实真理,这个感觉是模糊的,只可意会不可言传的,跟谁也说不清楚的。我曾经尝试着拉了一个单子试图把感觉固化下来,才发现这个单子好长好长。我捡重要的叨唠一下:卧室数量、洗手间数量、小区年龄、小区居民构成、后院私密性、占地面积、价格、房子多少年了、是不是有地下室,装修没、附近有小学么、小学好么、房子在主路边上么、吵不吵、车库能放两辆车么、车库有保暖层么。。。。无穷无尽的。

尝试着按照这些实地看房,刚看了3个就发现了个大问题:太累。把看房当验房,能不累么?所以结果呢?结果还是到网站上看哪个照片拍得漂亮,就想买它。这。。。这不就有点儿扯了么?

觉得这么做有点儿二以后,回忆了一下,买大北京的房子的时候好像没这么累:当时二环边新开盘,觉得地方还行,就买了。难道是运气?再想一下,当时就考虑了一个因素:地点。

灵光一闪,大姐在我眼前一闪,我突然觉得:如果有一个像Apgar评分表一样的玩意,对房子评分,在加上我对房子的“不准确”的判断,这不就欧了么?

经过闲扯淡和认真的论证,有了结论:只要抓住下面的几个问题,就能找好房子了,这5个问题也是我的名字,巧死了:

  • Spot:房子的地点。北京的房子就是只考虑了这点,很走运这就是最重要的;
  • Territory:占地面积。这个东西在北京就没有了,30层的大楼,40平米的公寓,你说你的占地面积多少?而岛上呢,动辄0.5英亩(不用Google了,1英亩=4046平方米);你说一个占地0.5的和占地0.7的,你选谁?
  • Elegent:房屋的格局可心不?打算要两层的?还是三层的?打算要一层的带半地下室的?地下室能开门的?
  • Viability:可行程度,就是完善程度。比如,地下室装修了不?墙面要重刷不?厨房要重弄不?
  • Equipment:设备情况咋样?跟铁岭不一样,这儿得供暖,供水,供电这都不是集中的了,都是自己家一套,那就得看看这些设备还能用几年?
优先级逐步向下的,举个例子,你要是找到一个特别好的地方,那就别太在乎它的供暖系统保修期快到了。再回头看以前列出的那个单子,所有的项目都能装进这5点。

附上那个容易乱套的列表:

 

最后,再说说上一篇中的几个城市的实际感觉。从西向东说吧。

London:London的格局比较整齐,一块一块的,方方正正。Fanshawe大街以北边是新区,西到Hyde Park RD,东到Highbury RD之间。从东到西是一个从老到新的发展路径,东边的小区比较老,西边的小区都是新房。
Waterloo:左上角的社区比较好,Laurel Creek Reserroir下面的小区是老区,挺好的,学校也好。保护区上面的也还行,不过保护区学校情况就不知道了。左下有一个COSTCO,一开始还打算在这附近买房呢,但是后来一打听,COSTCO后身是一个垃圾场,虽说即将废弃,但是至少现在还是。
Mississaga、Burlinton、Whitby:这三个地方都不好,离多伦多太近了,太脏乱。Burlinton稍好一点儿,毕竟离得远点儿么;
Ottawa:Kanata这个地方在Ottawa西边,是高新区,真心还行。417公路把它分成了南北两部分,西边到Terry Fox,东边到March RD,这片区域还算不错。高新区在417公路的北边区域,靠近最上面。并且417北边的区域比南边的要好。治安情况呢,看这个最新得治安地图:
Montreal:这个城市本来不考虑来着,因为据说有一半说法语。这次只是路过小停留了一下,没想到感觉还挺好的,没遇到多少说法语的,倒是满大街说中国话,有点儿亲切的不行不行的。

就说这么多了。最后我说一句最重要的,你一定要记住啊:

选房这事啊,说到根儿上,得靠命。命占60%吧,分析占40%,纸上谈兵再好,40%都拿满了,抵不上人家命好。

结果还是没法弄!

天上的月亮、盆里的月亮和你的手指

有一天我想让你解释一下月亮,就对你说:给我解释一下吧。
你回答:晚上。

晚上,你端了一脸盆水放在当院,说:出来看。

我说:你是不是有病?大晚上不睡觉,看什么?

你指着脸盆里的月亮,说:这是月亮。

每个道理都对应着三样东西:道理本身;道理的应用;指出道理;
就是:天上的月亮;盆里的月亮;你的手指;

道理就像天上的月亮,很大但是离我们很远,我们老觉得自己看清楚了,但是仍然不知道它确切的阴晴圆缺;

道理的应用就像盆里的月亮,一目了然而又易于掌握,两只手就能端起来,但是我们会认为水缸里的月亮是另一个,更不用说,把脸盆端进屋的时候,我们会惊诧月亮没了;

你的手指就更玄了,如果我听音转头,看手指,那我就看不到你指的是脸盆,而如果顺着你的手指看脸盆,又注意不到手指。

数数周围的人吧?有多少人“看手指”?有多少人思考“脸盆和水缸”?有多少人“夜观天象”?
“妈妈买了一堆苹果,第一天吃了一半,第二天又吃了剩下的一半,第三天剩下2个,问妈妈买了多少个苹果?”

我给闺女讲这个题的时候,用尽了所有的语言讲倒推,她始终想不明白,后来我真的买了10个水果,然后扮演妈妈,分苹果假装吃(但凡血糖不高,恨不得真吃),很快她就有点儿概念了,后来换了一个题目“一根绳子对折两次剩3米”,她也能做出来了。

有时候一上来就讲盆里的月亮就是讲不明白,一定要从手指开始。其实最终我也没有给她讲“2的3次方”,“天上的月亮”还是等他大了再说吧。

亲生的才这么费尽、绞尽脑汁的教育。一个人可能会有很多好朋友,会有几个特别好的朋友,但是有几个亲生的朋友?

好朋友会“指给你看”,特别好的朋友会告诉你“别看手!二货,看盆”,只有亲生的朋友才会多说一句“看盆里的月亮和天上的月亮,看,水缸里也有一个”。

一句话顶一万句

能让我一看就停不下来的闲书,有这么几种:
第一种,鬼故事、侦探、猎奇故事。总想“丫最后到底怎么样了”,要不就是“我去,这么牛逼 ”。比如《鬼吹灯》
第二种,这样的故事读起来如跑肚拉稀一般畅快淋漓,不知不觉4个小时;比如王朔和冯唐的书;
第三种,这样的书每次读,心里都好像憋着什么,憋屈又说不出原因。想着结尾会有一个大团圆,让淤积的憋屈发泄殆尽,可往往读完了没得到“大团圆”,这股憋屈反而更难受。这种书看过的不多,比如刘震云老师的《一句话顶一万句》就算是一个。

谁的日子都是“按天”过的,既没“按小时”过的那种慌乱,也没有“按月”过的那种闲散。在一天天的日子里,无数事情发生,无数事情结束。曾经的梦想一点儿没变,和梦想的距离却一天天变长,不止是因为能活着的日子一天天变短,更因为自认为“看清”的事情越来越多。

不知不觉,在乎的事情变得越来越少。

我闺女6岁的时候,因为她红颜色的画笔找不到红颜色的笔帽了,让我帮忙,我顺手给他一个粉色的,她不要,非要那个红色的,找了一下午始终找不到,晚上竟赌气把红色的笔都扔了。我很纳闷“一个笔帽,至于这么在乎么?”
现在她9岁了,再也不会为了笔帽配不上颜色闹心了,画笔扔的哪儿都是,连笔帽都不盖。

我记得我年轻的时候,在乎数学考试的名次。一门代数,一门几何,和班里面一个叫牛奕的兄弟,我俩名词挨着,此起彼伏,如果某一次考试代数、几何均不如他,就会发奋图强一段时间,如果均高于他,就会懈怠玩闹一阵子,牛奕也是这个状态,那时是高中。

大学,变得越来越不在乎成绩和名次了。其实在大一的前半段,我仍然在乎成绩和排名,我学号10号,也就是入学成绩是第10名,第一次考试12名,考的“数学分析”,从考试的第二天开始狠学了一个月,然后才发现“智商”还是决定一切,为什么我想破脑袋也不明白的“7大定理”,别人就“背”的那么娴熟呢?后半学期有过仍然不信邪,继续“想破脑袋”,大一期末考试第18名。就不再跟自己置气了,认了,一笑了之了。自此各科成绩其实也在15到20名徘徊,个把特别感兴趣的,10名左右。

上班,已经不太记得真正在乎过啥。曾经在乎过自己管理的项目,那是在工作2年以后,在一个3人的开发小组,加上我自己3个人,我和另外一个1年经验的写后台,一个2年经验的写HTML和Javascript,我资格最老所以是项目经理。当时挺在乎这事儿的,从一个二货开发到开始管人了么,觉得自己牛X了,也有了雄心壮志了,一天天的,白天写代码下班了看另外一个后台写的代码,晚上回家自学HTML和JS。苦但是快乐。一个月以后,后台开发离职了,他爸过来跟公司说的,说这个孩子身体不好,回家以后睡不着觉,精神老紧张。听到没?精神紧张!我不就是每天一大早拉着他开会,让他把代码改的“更好”么?从“变量命名不能用汉语拼音”开始,到“判断语句先写True,False的部分写在else if里面”,事无巨细,一定要让代码看起来跟我自己写的一样。这不就是一个项目经理该管的么?
后来项目极度延期,我本着“负责”的态度,给CEO写邮件,抄送开发部老大,产品部老大,邮件中我负责任的说:“这个项目这么搞下去,不但3个月以后上不了线,就等着人都走光,团队不保。”结果你也能猜到,开发部老大耐心的跟我谈话,主动卸下我身上的“管理”担子,让我踏踏实实写代码,承诺上不了线他负责等等,然后3个月以后,产品就上线了。

那次是最后一次“在乎”自己的“事业和工作”。那次以后,开始变成“能理解一切”了。满座网的4年多“非人类能承受的压力”下,也是靠“我理解,我理解”和“必须的,必须的”活下来的。
“我理解”不是应付,是真的理解各个部门的痛苦和对技术部的幻想;
“必须的”也不是糊弄,真是特别想帮他们弄好流程,做好系统。
不过,所以的这些都不能“太在乎”,一“在乎”就会干涉,一干涉就玩完了。

“在乎的事情越来越少”“越来越不敢在乎”

我一直以为人分两种,“思考人生的”和“不思考人生的”。这和贫穷富有没有关系,富有的人也有不思考“从哪来到哪儿去”的,穷人也有一大把想到死“活着意义”的。这重点在于“有没有追求”。

这两个字很有意思,“追”和“求”。“追”呢,就是“找”,一辈子找答案。在科技、交通不发达的过去,小村子里的人一辈子只能追一个答案,就像书里面的吴摩西,忍气吞声的已经不能再忍气吞声的一个人,连老婆和别人跑了也忍了,不打算再追。可就这样一个人还是被自己家,老婆家,奸夫家,三家人逼着非要追回老婆,要个说法,要个缘由。
“跑了就是跑了,不爱了就是不爱了,要回缘由有什么用?”这个理儿我想吴摩西知道,可以他笨嘴拙舌,没法说服所有人。吴摩西带着女儿出去找老婆。路上女儿被人贩子骗走了,吴摩西从“被逼着追老婆”变成“主动追女儿”,就这样几十年。
几十年过去了,吴摩西的外孙子牛爱国,也就是丢失闺女生的儿子,同样困在了一个“追”字,同样是老婆出了故事。不过这次他老婆没有跑,而是不黑不白的耗着。直到牛爱国也有了故事,那个和他发生故事的,对牛爱国说“牛爱国,你离好婚以后回来,我告诉你一句话。”牛爱国回到自己的城镇,前后思量了半年也没有下定决心离婚,毕竟“想抽别人大嘴巴,和真的抽出了一个大嘴巴”有天壤之别,等牛爱国再回去找爱情时候,人已不在。牛爱国想知道那是句“什么话”,牛爱国决定用全部的后半生追。

我一直认为,有追求的人都是一根筋的人,他们会为了一个答案、一句话、一个人费尽全部的生命,除了追,其他的活动都如行尸走肉般。这样的人有一半死了 ,一半活着,活着的一半,又有一半觉得自己追到了,这追到了的又一半里面又有一半是追到了以后发现不是自己想要的,另一半是追到了以后才知道“又怎么样呢”。

与其相比,没有追求的人活的坦然,全天候的,24*7的行尸走肉般的活着,把每天活成生命的最后一天,可劲儿的享受每个上天的赐予。

的确
追或不追,都或将是悲剧收场;
追或不追,都或将是人生赢家;
追或不追,都必将是从清晨走到午夜,从日出走到日落,从出生走到死亡;

非要“追”的话,记得“人活着是为了活以后,不是为了活从前”,这是吴摩西他妈和他闺女教育孩子时候常说的一句话。想明白了这个朴实的理儿,不管追到了还是追不到,才算活过。

安家的大事

来加拿大一年多,没有特别强烈的“好山好水好寂寞”的感受,准确一点儿,好山好水有点儿感觉,好寂寞么,没太大感觉。性格内向么,性格内向的就喜欢自己看书,高兴了玩会儿游戏,不高兴了炒个股,写个程序,也就这个。至于“好寂寞”是个什么感觉?我觉得,就是没人聊呗。不能张嘴就喷了。语音问题是主要的方面,这一年来,英语虽然没怎么学好,但是领悟了一个真理:语言的最高境界不是工作用语,而是“话佐料”的使用。一段话中的干货体现不出功力,而恰恰是那些“湿货”才是功力所在。

举个例子,原来公司有一个长得像香港人的英国人,在中国待了8年了,他跟你聊技术,聊项目,聊写故事卡,你就觉得他的中文完全没问题,加上长了个香港脸,毫无“老外”的感觉。下班了跟他喝个酒,才发现他完全听不懂我们几个说的是什么,不是因为我们喝多了,是因为说的80%都是“话佐料”。比如同一个事情“BA拆卡”,你在开站会的时候顶多说:

“这个故事写的太大了,请BA再拆一下吧”

这他能听懂。但是在晚上喝了的时候,对相同的BA就可能是另外一个说法:

“今儿早儿内User Story太牛逼了,我觉着干脆一项目就一User Story得了呗,更省事。开发跟你有仇么?按你这丫非做死,你直接捅死他多干脆,干嘛这么折磨他呢?”

这种说法往往BA记忆会更深刻,不过对于长着香港脸的英国人来说,他应该除了User Story之外,没懂几个字。

明白了吧,作为“话佐料”的那些“湿货”才是语言的最高境界。

跑题了,本来想说的是“在那儿安家的事情”。现在正式开始,正式开始。

PEI这个岛呢,我整体的体会是:“这个地方经济不发达的原因很多,不可能依靠几千个移民就能带动的”,移民来到这里,大部分一年后就走了,少部分安家后正经做事,这少部分中又有少部分成立公司自己的生意、赚老外的钱。这些人在整个的PEI社会就是少部分的少部分的少部分,说白了还是另类,完全不能改变PEI的经济。要做点儿事,还是得走,不过,“走”不是说走就走或者一年就走,两年就走的“走”,而是学点儿“话佐料”再走。学不会话佐料到哪儿都是另类,走了跟没走一样,换个地方“好寂寞”而已。

怎么又转到“话佐料”了,改天一定写一篇专门说“话佐料”的。说回安家,正式开始,正式开始。

“去哪儿去生活?”这个问题从来加拿大第一天就想了,一直没想明白,一直也没付诸行动打算想明白,这次是开始想了,是这么考虑的哈:

第一、北边尽量不去,人少,冷;

第二、温哥华、多伦多不考虑,中国人太多,生活成本太高;

这是这两个大方针,还有三个基本点:

第一、创业容易否?工作好不好找

第二、房子贵不贵?以后能升值不

第三、有好大学么?娃学习有谱不

有了这“两个方针、三个基本点”,就有了目标,两个方向:中型城市或者大城市的周边区域。从网上考查了几个地方:

  1. Calgary
  2. Sannich
  3. WaterLoo
  4. Ottawa
  5. Montreal
  6. London
  7. Okaville
  8. Vaughan、Markham
  9. Burlington
  10. Whitby

挨个说吧:

1、Calgary

这个城市在中部。优点有:IT发达,没有税,城市规模够大;不好的地方:冷,太冷。就我这个心血管,这么冷的地方还是算了。房价方面,50,60万左右有不少的House可以选择。

2、Sannich

这个城市入选的原因是“十大加拿大宜居城市”上榜的,它在温哥华西边的岛上,靠近Victoria港口(Victoria已经没法待了,房价涨了、人也杂了),Sannich房价比Calgary高一些,大概60到75左右可供选择的比较多。

3、WaterLoo

这是重点要考察的城市之一,原因有两点:第一个,有Waterloo大学,数一数二的理科大学,因为这个,很多大公司都在这里有分部。Waterloo生活成本不高房子不贵,40万到70万都有的选择。城市大小合适,也在宜居榜上。位置在多伦多西边,开车两个小时到多伦多。

4、Ottawa

首都哇,加拿大的首都和大北京没法比,简直的,大北京是政治、经济、文化中心,已经大得快成为一个国家了;渥太华也就是个中型城市,较真一点儿得话,只是政治中心,大部分政府机构都在这里,但是经济、文化就谈不上了,和多伦多、温哥华没法比。渥太华有一些好大学,IT也还可以,在加拿大最好挣得钱就是政府的钱,IT企业也知道这个,所以必须在渥太华有分支机构。房子不算贵,40 – 70都有的选择。

5、Montreal

Montreal在渥太华正东边,开车2小时左右,属于魁省,魁省么?那就得会说法语了。说心里话,我要是会说法语,我一定选择Montreal,其他的都不看了。Montreal由于是双语城市,所以需要双语的人才,而双语的IT人才又不多,所以这正是一个大显身手的地方。另外,政府鼓励学习法语,只要在指定机构学习法语,政府每个人每月补助500元。房子不贵,50万的房子一大把,生活成本不高。唉,不过再重新学习一门新语言,就是我有这个心气儿,也心里犯怵,心有余而力不足那劲儿,不逼到一定份上还是不考虑了。

6、London

这是在多伦多西边的一个城市,比Waterloo还远一些。近两年被中国群众炒起来了,之所以被炒起来,一是自然环境不错,当然也是上榜的“宜居城市”;二是据说要通城铁到机场,城铁路过多伦多,将来往返国内非常方便,加上房价便宜,所以这有好多人去伦敦买房子,房价被炒的有点儿高,不过依然便宜,40 – 60左右有很多选择。

7、Okaville

Okaville离多伦多比较近,半小时开车左右,在伦敦被炒起来之前,这里就先被炒起来了,海边,环境好,房价么,60万以下很难找到比较好的了。

8、Vaughan、Markham

这两个地方据说是中国人聚集地,离多伦多很近,也就是咱南二环到北三环的距离。大部分小资可能都去那地方了,即能体会田园生活,又不会花费太多,想堕落点儿的时候,开车半小时就到多伦多。这几年的房价上涨的厉害,现在80万以下就别想买到房子了。

9、Burlington

这个地方在多伦多的西南,Okaville的南边,离多伦多比Okaville还要远一些,据说不错,房价在70万左右。

10、Whitby

这地方在多伦多的东边,乡下。开车40分钟左右到多伦多,现在的房价还不算高,60万左右。据2016年的统计,新移民数量不到1%。网上说Whitby好的有很多,千说万说,都离不开一点“房子便宜,就是便宜”。

以上都是纸上谈兵,如有在附近生活的朋友,请多指教呦~~

有一些资料留作备份:

一、加拿大7大IT城市:

1、Vancouver

高科技环境:哥伦比亚省大约有65% 的高科技行业集中在大温哥华地区。其主要工业包括软件业、电讯、无线电通讯、新型媒体、生化和能源。这些行业的主要客户都在美国。哥省的个人所得税居加拿大之冠,是邻居美国西亚图州的两倍。这样的境况,使人才大量流失,严重影响了哥省的发展。尽管这样,大温哥华地区的科技业仍蓬勃发展,特别是生化和环保控制系统的设计与生产具世界领先地位。

主要公司:Greo Products Inc., ISM-BC Corp., Seagate Software, Sierra Wireless, Inc., PMC-Sierra Inc., Infowave Wireless Messaging Inc., QLT PhotoTherapeutics Inc., MacDonald Dettwiler and Associates, Prologic Corp., Pivotal Corp., Ingenuity Works Inc., Glenayre, Angiotech Pharmaceuticals, Inc., Benchmark Technologies Inc., B.C. Researh Inc., and Electronic Arts (Canada) Inc.

2、Calgary

高科技环境:在过去十年,CALGARY 是加拿大最主要的无线通讯与技术发展中心。北方电讯在该地设有无线通讯研究中心,并有几个跨国公司在该地也设有分支机构。与其它城市相比,CALGARY 的高科技工业尽管还比较少,但其发展将极其迅速。预计该地区将会产生五万个高科技职位,占整个就业率的10%。过去五年中,高科技的就业率以每年20% 的速度增加。据一项市场调查显示,CALGARY 在未来12个月的就业增长率将超过加拿大的平均水平。对高科技人才的需求将强劲增长。ALBERTA 省的税率是加国最低的,这将有助于该地企业在人才争夺激烈的环境里招聘专业人员。

主要公司:Cell-Loc Inc., Wi-LAN Inc., Logicorp Data Systems Ltd., Intermap Techologies, BCT. Telus Communications Inc., IBM Canada Inc., EDS Systemhouse Inc., Nortel Networks Corp, NovAtel Inc., Xwave Solutions Inc., Computing Devices Canada Ltd., Shaw Communications, Harris Canada, DSCP (INTELA), WaveRider Communi- cations Inc., and DMR Consulting Group Inc.

3、Waterloo

高科技环境:滑铁卢被称为加拿大的科技三角区,有400 多家高科技公司位于该地区,聘用有25,000 多人。主要业务集中在软件开发,网上应用软件,电子商务,人工智能,生化技术,以及无线通讯技术。滑铁卢大学的计算机工程系世界有名,为该地区培养了大量人才,使该地区的经济增长大大高于全国平均水平。

主要公司:Research in Motion Ltd., Open Text Corp., Descartes Systems Inc., Sybase Inc., Dalsa Inc., Cyberplex, PixStream Inc., Inscriber Technology Corp., Mortice Kern Systems, Waterloo Maple Inc., and NCR Corp.

4、Toronto

高科技环境:大多伦多地区是北美最大的高科技城市之一。该市规模居加国之首,拥有3400多家各种规模的公司,约有160 ,000 人集中在11个IT与通讯领域的企业工作。多伦多地区的IT与通讯公司每年创造的利润占整个地区收入的25% 以上。在这个城市里有极佳的就业机会。世界各国大约有500 家公司在多伦多设有科研中心,IBM 在多伦多设有最大的软件开发试验室。在该地区,大量的公司从事软件开发,计算机硬件生产,提供网络服务,并有300 多家从事新型媒体开发的公司,这是继美国洛衫基之后全球第二大的多媒体开发城市。

主要公司:Nortel Networks Corp., IBM Canada Ltd., AT & T Canada, Alcatel Canada Inc., Hummingbird Communications Ltd., Celestica Inc., Hewlett-Packard Canada Ltd., Compaq Canada, Adobe, Clearnet, Rogers Communications Inc., Sprint Canada.

5、Ottawa

高科技环境:渥太华地区素有北方硅谷之称,它包括Ottawa, Hull 和Kanata. 这座加国之都近年来在高科技领域有着长足的发展,尤其是通讯业。每年该地区有上千家新公司成立,就业率以每年15% 的速度递增。如果这一趋势继续保持,十年后,渥太华地区的高科技人才将由现在的65,000 人增加至200 ,000 人。尽管有许多人迁入渥太华地区,但该地区仍然是人口缺乏。许多国际大公司,如Nokia Corp., Cadence Design Systems Inc.,Lucent Technologies and Alcatel等均在该地区设点。加拿大最大的三家软件开发公司(Cognos Inc.,Corel Corp. and Jetform Corp)的总部设在渥太华。

主要公司:Newbridge Networks Corp., Mitel Corp., Compaq Computer, Calian Technology Inc., EDS Systemhouse, Mosaid Techno-logies Inc., Cisco Systems Inc., Computing Devices Canada, Tele-sat Canada and Cognicase Inc.

6、Montreal

高科技环境:在蒙特利尔,有1,000 多家高科技公司,基最强的企业集中在通讯、生化与航空业领域,新型媒体公司也在迅速发展。蒙特利尔航空业在世界上占有领先地位,该行业有230 多家公司,有42, 000 多雇员。通讯业是该城市的另一大行业,有35,000 雇员,计算机硬件、软件和电子工业也雇有48,000 多人。蒙特利尔每年的就业率以20%的速度增加,但高科技人才人非常缺乏。由于语言和文化的因素,蒙特利尔无法向其它城市一样招聘大量的专业人员,而且人才流失十分严重。

主要公司:BCE Inc., Cognicase Inc., CGI Group Inc., Discreet Logic, Videotron, Wyeth- Ayerst Canada, Pfizer Canada, Microcell Telecommunications Inc., BCE Emergis, Eicon Technology Corp., Positron Inc., Locus Dialogue Inc., Ericsson Communications, Motorola Canada Ltd., and STS Systems.

7、Halifax

高科技环境:HALIFAX 是Nova Scotia 的省会,是加拿大大西洋地区的高科技城市。加国东方地区有 80% 以上的科技公司集中在该地区,主要是中小型公司,另外一些大公司,如Keane Canada Inc.,DMR Consulting Group Inc.,Sierra Systems Consulting Inc.,EDS Systemhouse Inc. and MTT/Aliant在该城市设有分支机构。

主要公司:AT & T Canada, Mentor Networks, Info Inter Active Inc., Trhedral Engineering Ltd., Knowledge House Inc., Fast Lance Technologies Inc., Seimac Ltd., Pictorius Inc., Clear Picture Inc., Cisco Systems Canada, Internet Solutions, e-plicit

二、有关选择Mississauga

这个区域离多伦多不远,是一个工业城市,环境相对比较嘈杂。另外,有右上角的皮尔逊机场影响,Clarkson的西南地区治安问题以及由垃圾填埋场改成的高尔夫球场(Bristol Rd以北, Matheson Blvd以南,Mavis Rd以西, Credit view Rd以东这一区域),总觉得“坑”比较多,不精明的话,就不要再这个区域买房子了。

三、有关多伦多东边Pickering的核电站和Ajax,OSHAWA

对,这个地方是有一个核电站,风往东北吹,所以么,风会到Ajax,不过又怎样?不过不选择AJAX和OSHAWA的原因不是因为核电站,是人文环境,据网上查询,大部分居住人口都是蓝领和工人,学校环境不好,所以与其选择这两个地方,倒不如Whitby,彻底过上农民生活。

四、十大宜居城市(编号倒数)

10、温哥华(Vancouver):

深受新移民、尤其是华人新移民青睐的温哥华,虽然登上了这个榜单,但也是末座。温哥华的优势是:气候温暖,环境优美,交通便利(尤其是往来亚洲),工作机会多(特别是对语言能力要求不高的服务业从业机会);劣势是房价太贵!

特色:环境优美,交通方便,工作机会多,但地产房价过高

9、万锦市(Markham):

不熟悉加拿大的朋友可能不常听说“万锦市”这个名字,但在加拿大、尤其是大多伦多地区的华人,对这个地方一定不会陌生。这是位于多伦多市区北部的一座卫星城,华人新移民居民比例比较高。万锦的优势是:移民人口多、地价便宜、交通方便、犯罪率低。

特色:移民人口多,地价便宜,交通方便,犯罪率低

8、萨尼其(Saanich):

没听过萨尼其,总听说过“维多利亚”吧?BC省的省会、温哥华岛上那座充满英伦风情的花园城市。萨尼其就是维多利亚市的北部郊区。萨尼其的优势是:气候温暖,工作机会多,犯罪率低,地价较为合理。

特色:工作机会多,犯罪率低,地价较合理

7、西温哥华(West Vancouver):

温哥华市区北面、与温哥华隔海湾相望的行政自治区,全加拿大数一数二的富人区。所以,要说西温适合新移民安居乐业,大概也只是说适合新移民中的有钱人:此地环境极好,背山面水,山上滑雪、海边晒太阳,有风景极佳的高尔夫球场,犯罪率很低,但是房价很贵,而且通勤不方便(与温哥华市区中间,唯有一座有70多年历史的老旧铁桥相通)。

特色:移民人口多,环境优美,但地价极高

6、奥克维尔(Oakville):

大多伦多地区西部、安大略湖滨的美丽社区。优势:老牌儿的富人区,街坊邻居都挺有素质的那种;邻近大都市多伦多;气候温和(所谓“温和”只是相对来说,因为这里靠湖,水是温度调节器。实际上在加拿大这个冰雪国家里,真正说得上气候温和的,只有大温哥华地区和温哥华岛周边那一小块地方);房价也不能算是很贵。

特色:地价便宜,离多伦多近,气候良好

5、多伦多(Toronto):

加拿大的第一大都市、经济中心、金融中心。和温哥华一样,多伦多也是新移民定居加拿大的首选城市之一。多伦多的优势主要就是体现在一个“多”字上:丰富的多元文化;移民数量众多;工作机会多;住什么样的房子也有多种选择(包括位置、价格、种类,等等)……。劣势嘛,作为大都市,鱼龙混杂,难免有些游手好闲之辈,所以多伦多在失业率(这与工作机会多并不矛盾)、犯罪率方面表现得差点儿。

特色:移民人口多,房屋选择繁多

4、列治文山(Richmond Hill):

多伦多北部的卫星城,东邻万锦市、西接旺市,也是大多伦多地区华人移民比例比较高的一座城市。列治文山的优势是自然环境良好,邻近大都市(指多伦多);劣势是房价偏高(这个主要是与邻近的万锦相比)。

特色:自然环境良好,离多伦多近,但地价偏高

3、卡尔加里(Calgary):

能源工业是加拿大经济的火车头,而卡尔加里是加拿大首屈一指的石油城、能源工业重镇,而且又是加拿大西部地区的繁华大都市,生产、消费都上得去,所以今年排在加拿大全国城市宜居排行榜的第一位。卡城吸引新移民的优势明显:工作机会多、收入高,房价也相对合理;缺点大家也都知道,冬天冷点儿。

特色:工作机会极多,地产较其他地方合理

2、旺市(Vaughn):

又一座多伦多的卫星城。旺市、万锦市、列治文山市,三者在多伦多市北部呈“品”字型排列,其中旺市就是“品”字左下角的那个“口”。所以,旺市吸引新移民的第一个优势,是与万锦、列治文山相同的:邻近大都市多伦多。另外,旺市是大多伦多地区意大利裔居民主要聚居地之一,“欧洲移民多”也是旺市登上这个榜单的主要理由之一。还有,这座城市治安不错,犯罪率比较低。

特色:欧洲移民多,离多伦多近,极低犯罪率

1、伯灵顿(Burlington):

顺着安大略湖滨,从多伦多市区往西数,过了密西沙加、奥克维尔,再往西南就是伯灵顿,接着再往南转,是汉密尔顿地区……。安大略湖西岸的这小半圈儿,因其人口密集,是加拿大最大、最集中的消费市场以及经济发达地区,素有“金马蹄区域”的美称。而伯灵顿正处在“金马蹄”的中心位置,因此这座城市在加拿大经济方面的重要地位可想而知。吸引新移民前往定居的主要优势,是当地的工作机会比较多,而且居民收入也很不错。另外因为临湖,那里的气候也相对温和。

特色:气候良好,地产便宜,工作机会多

五、各省平均工资

六、怎么查询好不好找工作

去linkedin上面的招聘栏目,选择区域后看结果。

更多文章,去《艺术家死得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