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得: 如何说,别人才会听

平庸的人不用太多的沟通技巧,幸运的生活在没有那么多冲突中。

其实,这种人要么真的平庸,要么已经掌握了处事的真谛。不过大多数人都是不平庸的平庸人,身边充满了矛盾和冲突,要权衡、要平衡,要费劲。

这一切都需要沟通。

我一直顽固的认为,优秀的技术人员在沟通上一定会有问题。当开发人员已经熟悉了和0,1交流,到了用它谋生的程度以后,“非黑即白、非对即错”的想法变成了他们能够在比特世界纵横驰骋的基础。而现实中,非黑即白的东西太少了,世界是灰色的,根本没有对错。

“如果沟通的目的是宣讲自己如何正确和对方如何错误,那么这个世界上就不会有成功的沟通”。

想想你的最近一次的“沟通”中,是不是最后演变成了“摆事实、讲道理,客观的”评价自己的想法或做法是如何的正确,甚至忘了对话的开始是为了什么。

我原来也是一个“有脾气”的“牛人”,要是对一事较真,一定得说个“谁对谁错”,阵势那是相当的严肃,大多数时候都不欢而散、两败俱伤。后来,遇到的事情越来越多,遇到的人也越来越多,就渐渐开始对很多事情“放任不管”,然后我发现我的0和1之间变得宽大了—我开始不再热衷于谁对谁错,开始思考:如何做完眼前这个事情?如何处理好这些关系?如何笼络这些客户?如何让身边的兄弟获得好处?

“沟通”就是为了“达成一致,而不是争个对错”。

剩下的就是“纯技术性”问题了,包括:通过倾听、共鸣、解决问题三步骤达成目的,以及冲突或者矛盾已经发生的时候,如何辨别,如何应对,如何扭转相互关系。

在ThoughtWorks我曾经做过一次《有效沟通》的培训,有兴趣的Twer可以找找看哈~~

论语 心得:吾日三省吾身

“子曰:吾日三省吾身,为人谋而不忠乎?与朋友交而不信乎?传不习乎?”
说的是:帮别人出主意有没有尽心尽力?交朋友有没有诚信的对待朋友?学到的有没有复习过?
仔细想一下,“为人谋而不忠”到处都是。不仅仅是不尽力,而是把自己的利益隐藏在其中。
2012年团购正火的时候,和团购一起火起来的是团购导航,先是团800拿到大笔融资,然后360导航、百度导航这样的巨头加入,团购导航之间、团购导航和团购网之间,团购网和团购网之间形成了非常微妙的竞争、协作关系。A团购导航是第一个找到我聊排名算法的,可能也是因为我和他们公司老黄的关系比较好的缘故,有一段时间我和老黄一有时间就聊算法。
A团购导航最初的算法很简单,当每一个团购网站通过接口把自己的团购项目提交以后,会根据每个团购上线时间倒排序,最新的排在前面。看着合理吧?上线后的第三天,网站上首页满篇都是同一个团的活动。老黄当时就糟逼了,A团购导航那是每天PV上几十亿的啊,那个团的那天成交额比平常长了几十倍。第二天中午,和老黄一起吃饭,聊起了这事:“老黄,你们偏向啊,再这样我也把开团时间设定当天的23点59分59秒了啊”
“哼,你们这帮做技术的啊。。。”老黄说,“你说咋弄?”
老黄无心的一问让我愣住了:不是不知道咋弄,而是没法在一刹那间权衡两个事情:直接讨论最合适的算法还是把最有利于满座网的方式包装一下说出去?如果是后者,怎么包装才能让老黄相信“那个有利于满座网的的算法”是“最优”的?
大多数天才的开发人员都是在年轻的时候锋芒毕露,岁数越大就越“迟钝”,其实那不是因为迟钝,而是要权衡的事情太多,要考虑的往往都不是事情本身。这就是“为人谋而不忠”,明明是给别人出主意,非要把自己的利益计算在内。
为了不显示出我太迟钝,我对老黄说:“牛逼啊,我先去个厕所,回来说”。
一根烟的功夫,我决定:不忠就不忠吧。我坐回座位跟老黄说:“A团购导航是大导航,得给消费者真实惠的团购推荐,所以首页推荐应该按照团购真实的价值,这个价值应该是消费者看得见的,而不应该是什么按照时间排序,消费者看不见团购开始时间不是么?”
“那按照什么?”老黄挺感兴趣
“按照购买团购的人数啊,起始的时候大家都是0,所以无所谓,但是后面的排序应该是动态的,让消费者用脚投票”
“还是你有想法啊”,老黄决定回去让开发团队赶工做这个。
而我回去优化了“加水”的算法。(什么是“加水”?你在每个活动的下面看到的“已经有1986人购买”,那八成是假的,有190人购买就不错了,几乎所有的团都这么做,要不就会显得没有人气。这跟饭馆开张后找熟人试吃,大折扣也要把座位坐满一个道理)。我回去后让开发把加水的时间段前移了一些,晚上0点开团后,早上8点以前把每个活动的购买数量加高。然后呢,就是静等A团购导航的新算法上线。
几天后,因为“满座网销量好”,首页的大量活动都是满座网的。而正是因为有大量活动在首页展示,这些活动的销量会更好,他们的位置更靠前。其他团购网站看到后,也纷纷效仿,但是过了毕竟迟了几天,便宜还是被我们占够了。
因果这个东西,有时候很奇怪,很难分清谁是谁,就拿这事儿来说,是因为销量好所以排在前面,还是因为排在前面所以销量好?
的确啊,这是一个“为人谋而不忠乎”反而获得利益的例子。不过,凡事有因果,占了几次A团购导航的便宜后,老黄没有再跟我讨论过任何算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