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官网引发的思考(一)

以前在国内的时候,从没想过www.gov.cn跟我有什么关系,甚至从来都不知道还有这么一网站,离我的生活很远,简直太远了。

到加拿大以后的第一个月,我就不得不被强迫(因为要注册牛奶金)使用加拿大国家网站,尽管那时候根本没有意识:这就是国家官网了。只记得我登录了个霸气的域名:canada.ca。随后就开始了一系列互动:

1、退税:说起这个,我原来以为加拿大人都特别自觉,主动报税,而同胞们都是能不报就不报,反正法不责众么?后来才知道,80%以上的人报税是因为可以退税,平时扣的个人所得税扣多了,政府年底还给你,知道这个“秘密”以后,就不再盲目相信“自觉性”了。报税就在这个网站上,都说淘宝网的注册率很高,几乎每个中国人都有一个淘宝账号,但是你想过“每个加拿大人都有一个canada.ca的账号”么?gov.cn的用户量多少,用户表几行?

2、成立公司:注册公司离不开工商和税务,哪个国家都一样,于是我就有了三个账号,自己的CRA账号,公司的工商注册账号和公司的CRA账号。说到这儿,不得不说,加拿大“工商部门”形同虚设,从注册公司到公司注销,完全没有存在感(除了每年收你20块钱管理费之外)。举个栗子,注册公司的时候连个面也没见我,确切的说,门都没出,填个在线表格,过几天营业执照就发过来了,就是个PDF文件,显得特别的不正规,烫金字都没有。回忆起10年前在北京成立公司,那正规的离谱,需提交一堆资料,全部纸质,必须跑几个来回,才最终拿到那张营业执照。烫金大字写着“营业执照”,透出来之不易。而且人家工商同志还特别负责,每年年检的时候,必须派人到公司转转,不跟你约时间,你自己看着到了年检了,资料提交了,负责人就天天等着,必须不能让工商同志们扑空,人家来就是为了跟你说话的,你忙挣钱去了哪成?工商同志们来了以后,什么看看你的营业执照副本是不是张贴在明显的位置啦,什么你是不是有违规自己说说啦,另外还能帮你找到很多潜在(QiGuai)的问题,还必须得亲自协助你改正,为你的公司成为千亿级别的公司打好坚实的基础,特别有存在感。

言归正传,CRA的两个账号,我惊奇的发现竟然可以合并,我用个人的账号登录以后,就可以管理我的公司,神奇么?另外一个申请的事情是,我可以用我的银行账号登录CRA,他们和各大银行做了接口,这让我这种“顶多也就用QQ账号登录个微信”的人挺不习惯的,这么严肃的国家机关怎么还和同样严肃的银行弄了个这。(虽然“自己的账务”、“公司的账务”、“银行的现金”这三个是要分开管理的,毕竟咱也是有限责任公司么,但是谁也没说在用户体验上也分开啊!已经习惯了“要分开就都分开”,“彻底划清界限”的我们,对于这种“分开是分开”,“好的用户体验是另一码事”有点儿受宠若惊了)

3、每月给员工算工资、缴个人所得税,这个也可以用canada.ca完成,输入你打算给员工发多少钱,网站自动计算你要交给CRA多少税以及各种福利多少钱,生成PDF下载、保存。

4、员工离职以后,需要开具录用证明(ROE),他可以用这个申请失业保险(EI)。离职证明和在职证明,满座网就开具了上百份。参考原来满座网的中文版本,我煞有介事的琢磨英文语法,然后发给一朋友他帮忙看看有没有错误。结果你猜,她说:ROE是要到canada.ca填写。白弄了!急忙又去canada.ca寻找下载(我以为是一个PDF下载,填上就好),后来发现有一个ROE专门的网站,和CRA连着,互相可以认证,你在ROE Web填写的所有内容,都和CRA互相校验,比如:你什么时候不给这个人发工资了,以及你给这个人发了多少钱,人都有,尽管还是需要你填一遍(有点儿“心里有数,就看看你小子老实不老实”的意思)再看看大北京申请失业保险的手续:

跑一趟不说,这趟还仅仅是“符合。。。同时办理领取失业保险金手续”,这手续是啥,也没个说法了。虽然咱不能给国家添堵,失业了也不想舔着个脸领失业保险,但“可以简单的领个生活费”的幻想也不能有么?

还记得我给PEI政府做的项目么?和项目组那个老太太闲聊的时候,说起几年前加拿大政府有一个伟大的计划,就是把政府所有的服务都集成在canada.ca,那可是所有省份所有城市的所有政府部门啊,在网页中弄个超链接那叫集成么?老太太说那是前、后台集成。据说请了无数公司,花钱上亿了,2016年的底终于搁浅了。我当时暗笑:集成这么庞大的业务群,还是政府的业务群,起根想法就不靠谱。

嘲笑完他们,随后我也一声叹息:人家毕竟还有这梦想?还想着整合。咱自己的国家网站呢?

这是在1920 * 1080下的首屏 (这个图片轮播怎么还和标题不同步呢?)

不行,盲目崇洋媚外是可耻的,我一定要比比,用事实说话。于是这段时间我频繁登录gov.cn,结果和我想得差不多(唉),为了拉一个垫背的,我对比了美国国家官网usa.gov,咱自己身上的缺点必须在美国人身上找到。

铺垫完了,下面我给你汇报汇报对比结果。

(未完待续)[多图预警]

有甲方PM参与又能咋地?

奴隶在经历了种种努力之后,终将会进入这个状态:“你们可以奴役我的身体,但是不能奴役我自由的思想和灵魂!“革命先烈也曾放狠话:生命诚可贵,爱情价更高,若为自由故,二者皆可抛。

可但是,有甲方PM参与的项目,人家就是既要奴役你的身体,又要奴役你内自由的灵魂,咋弄?

做这个项目以前,其实我并没有太多意识到这个问题。这很大程度上是因为我对中文语言的掌握。你不得不承认,你的确很难在谈话中奴役一个相声演员的灵魂(尽管你可以奴役他的身体:给钱就得给爷演)。有机会的话你自己试一下就知道了,当这孙子说10句你只能说1句的时候,你还想奴役他?

这就是语言的魅力。可到了别人的国家,说人家的语言,这落差可不止普通人和相声演员的距离。

很多做技术管理的到了北美,都宁愿做开发,而不是老本行,我现在特别能理解,做技术管理本来就累心,如果面对的还是不同的种族,说着不同语言,累心的程度可想而知啊,得早衰。说说我这个项目哈,项目组5个开发,2个测试,1个BA,1个TL,1个PM,1个架构师,11个人,来自三个公司的一群雇佣兵,一个中国人,一个土耳其人,其余的都是土著。会不会猜我是PM?这次不是,标题不是写着么《有甲方PM参与又能咋地》,我也不是架构师,万恶的资本主义国家怎么可能让社会主义国家的人做架构呢?架构师也是甲方的人,一个奔6的老哥,大板牙,吃东西时候跟铡草机似的。

我是那个TL。

项目技术栈么?Java,Microservice,API后端占比80%,这对于我倒没啥,虽然我做了这么多年PM,这点儿小破事还能对付。

第一周,我的确表现的像一个纯种TL:确定技术选型,和团队聊天确定团队能力,着手搭建基本框架,准备CI,做一切我在TW眼看着2BTL做的事情。转眼一周过去了,转眼又3天过去了,没见PM和架构师的影子,满屋子的人转眼下周就没啥事做了,我这强迫症又犯了,于是抄起电话给PM打过去:我们技术准备差不多了,请您指示下一步行动计划。我真是这么说的,特别生硬吧,能说出来就已经是大大的进步了。你猜PM怎么说,PM说他们这几周顾不上这个项目,让我们做足技术准备。我愣了3秒,随即直咂舌:这TM资本主义是有钱,已经做两周准备了,再做”足“又能足到哪儿去?好歹有个捏脚的服务也行啊,也能做足准备。偶,忘说了,这个项目没有目标,我们只知道要做一个”通用“的模块,能把任何数据库、文本文件的内容显示在网页上,仅此而已。根据我的直觉吧哈,目标都不清晰,再准备也是闹着玩。我倒不是不想闹着玩,只是都成年人了,放着那么多好玩的不玩,玩这个有啥意思?想到这儿,就回答PM:要不我弄项目计划吧。

从这句话开始,我这个自带PM光环的TL就翻开了PM的那篇。

在随后的一周,我开始准备故事墙,培训敏捷开发,确定主要业务流程,给余下的8个人分工开始干活。。。

项目开始一个月以后,我们第一次Showcase给PM和架构师看,这是他们兄妹俩第一次来项目组,我们展示了一个可运行的代码,他们看了以后,连说数个”牛逼啊“,然后那快60的架构师大哥说:我们得做一个可配置的,比如,”当有另外一个数据库的内容需要展示的话,不用写代码“。团队当时有点儿懵逼,我赶紧打个圆场“但是总的来说,我们的Showcase还是成功的!”,然后背地里我死说活说的要求架构师下周至少2天和我们在一起,详细说说”啥叫不用写代码“。。。

在项目的第三个月,我们终于搞出来了大哥要的东西,PM大姐比大哥还高兴,特别的高兴,买了一桌子寿司请团队吃,就着冰可乐。吃的我第二天直接sick leave了,在床上捂着肚子喝热姜汤的时候,大姐给我发短信说:项目完成的不错,又买了我们这群人三个月。我说:行,我明天就回去。不过等这次三个月到期了,咱能吃点而热乎的么?

(未完待续)

我是怎么弄砸JobSite的

你玩过梭哈么?
那我问你一个问题:同花顺和一副牌是个什么关系?
在JobSite这个项目上,就是“把5周的项目做成了54周”(你想对了,大小王还不在我手里)。这个月底就是“整副牌”完结的时间,我能负责任的说,一定能凑够整副牌的。
听我仔细说说这个项目。
今年年初,1月份的时候,一个干瘦的人找到我们说要做一个APP,我们管他叫P先生吧,这个项目是一个简单的记账应用,P先生在建筑行业,负责盖房子,不是大北京那种高楼大厦,是小房子,第一个月开始挖坑,第三个月入住的那种。即便这样,一栋房子也会有好多承建商,比如负责门窗的,负责挖坑的,负责砌墙的等等,而总包商需要对他们做管理,协调他们生产,给他们付款,验收成果,还要把当前房子状态拍照给最终客户看。这样一套需求用一个大Excel加上一个共享目录放文件照片就可以搞定,只是不方便而已。
P先生找到我们,说:“后台已经全部做好,PC端的应用也基本上完成了,现在就差APP了,PC端是Restful风格,Json格式数据,理论上就是PC怎么调用,APP就怎么调用。就这么一个事情,你们看要多少钱?”
评估后,技术方案是用.net包装一下API,类似NodeJs包装Java API一个意思,前端用Ionic + angular2,预计咬咬牙的话,一个前端一个后端,哥俩儿2个月差不多能完成这个APP,实在不行,后端那哥们还可以帮帮前端,毕竟他的活儿简单,就是包一层而已。
方案和评估定了以后,被销售砍到了4周,一个月。
砍时间这事儿吧,不分国籍,全世界的销售都是这式儿的:和买裤子一样,照着一半砍。这销售要是TW的G先生,那一定会先喝一顿酒,然后一起看旅游卫视“有多远走(GUN)多远”。不过当时我是一个新人,公司唯一的销售还是合伙人,人家也是第一次砍,我这英语水平也不知道咋个“委婉”的回绝。。。(我还能写200多个理由,都省略了),最后我就说了句:“At least, one more week”,就这么凑成了5张牌。草草开始了。
一周后,后台的哥们提出要离岛到大城市,2周以后动身,考虑到也就是包一层的事儿,就跟他提了下面三个目标:
  1. 尽量在一周内努力完成
  2. 然后第二周可以放松一下,准备准备搬家什么的
  3. 第三周离职、搬家
结果呢,三个目标达成了2个,还不错吧,第二个和第三个目标毫不迟疑的达成了。
跟他聊了一下,得知由于“Java Session”的问题,无法和.net的壳儿做到安全衔接,所以整体方案眼看要扯淡,也就没有继续往下做。
你说咋整?找到CTO说了这个以后,CTO说他有方案可以跟他聊聊,聊完以后要求他再研究两天。两天后我跟进,发现仍然没有进展。又找CTO,以我雅思口语3分的水平和他争论,他意思是“再研究2天”,我意思是“人都要走了,谁给你好好研究?赶紧选别的方案呀”。
结果我赢了。等我说“要找一个Java开发工程师看看Java后台、直接连Java API”的时候,CTO说“就那个前端开发工程师就行,让他自己弄吧”。我照眼看了一下那个大胡子,我们叫他C先生吧,C先生得胡子长的都快分不清五官了,我心里有点儿犯嘀咕:这猴子能直立行走就已经是奇迹了吧。
后来又跟P先生开会,说了这个变故,P先生说,他可以让那个做网站的哥们(我们就叫他E先生吧)帮助我们弄后端的事情,不过人家有正经的工作,帮助我们只能算是茶余饭后的。
见了一面,发现他也是毛发浓密的。我这个脸上唯一毛发就是眉毛的人和两个猴子谈了一个下午,总算弄清楚真相了,才得知真相是多么的可怕:
  • 5年前P先生就开始做这个了,也就是说现在的Java后台是5年前的一哥们写的,话说5年前就Restful Java API,也算是浪尖上了;
  • 4年间,P先生重新做了1.0版本3遍,每次遇到重大问题的时候,Java开发就跟他说“基础没打好,得重新开始”,于是重写了3遍解决了3个大问题,但是功能上毫无进展;
  • 那个Java工程师是P先生的邻居,大学毕业生,闲散无业。前年得时候,在安省找到了工作,飞黄腾达去了,留下第三个未完成的1.0版本给P先生,于是P先生才不得已找到了E先生,无奈E先生只会Web端,这就才有的我们;
  • 那个1.0版本呢,虽然E先生有源代码,不过始终编译不过去,所以根本不敢动,无奈才用NodeJs包装。NodeJs是E先生的新玩具,现在正玩儿得乐呵;
这两个猴子的英语说的太快,以至于我打断了无数次,让他们重说我才能理解个中意思。不得不说,从那天下午以后,我跟两个猴子成了好朋友,尤其是C先生,我的同事,这一年来没少教我说话。
跑题了,跑题了,回到正题。
得知了具体情况以后,我感觉这个项目是这些年来遇到的比较邪门的那种,但是还不至于绝望。于是就计划着,一定要让C先生roll off,换成一个毕业生,减少损失。
5周很快就过了,10周都是一晃而过的。10周后,我如期的把C先生换下,毕业生顶上,为此还安排了无数次毕业生露脸活动以便让P先生放心。
毕业生接手后,我下一个方案是:让P先生逐步看到Java程序不变不行,然后就可以跟我们签一个Java后台的开发合同,在这个合同里面,把这段时间的损失再找回来。对于这个计划而言,毕业生不给力反倒是一个助力。
可是毕竟是个毕业生么,太不给力了,给的助力太大了,把项目推沟里了。事儿是这样的:
有一天CEO给我打电话,说他约了P先生,一起讨论一下项目。这个会就在一咖啡店,我自然是打开记事本准备记录,毕业生也连好了网络随时准备着,然后就听CEO和P先生飞快的说着我完全听不懂的话,伴随着哈哈大笑,就这样说了半个小时,最后用10分钟大致过了一下现在的问题,每次毕业生或者我说出大致预估时间后,CEO都会帮着P先生砍时间,最后我都懒得再争论了。
事后我越想越不对,岛上的人都这么奔放么?为啥CEO和P先生有种一见如故的感觉?
我问那毕业生,”他们说了半天,说的是个啥?”毕业生竟然回答,一大部分他也听不懂,好像说的是CEO的房子怎么样和P先生在岛上的其他地方有什么活儿。我又找到销售求证这到底是个咋呀?才得到了一个惊人的秘密:
P先生是CEO的邻居。他俩儿已经认识了10年!
怪不得,怪不得。。。
想都不用想,用毕业生的不给力“逼迫”P先生重新做Java后台的计划流产了。
还好我还有最后一招,就是把毕业生编入维护团队,以后所有P先生的活儿都按照维护团队计时。我心想:眼看着大把工时投入,没有收入,CEO您自己琢磨吧。
于是30周以后,终于把这个APP纳入到了维护团队,50周的时候,就是上个月,这个APP上线了,毕业生现在全职维护各种线上突发事情,所有工时没有收入,P先生坚持认为“你们的Bug还想跟我要钱?”,也曾经和P先生纠缠过什么是“Bug”,P先生认为“Bug就是APP不是像我想的那样运行,因为我想的已经全部都跟你们说了,不对肯定是你们没理解”。
说实话,我觉得免费维护期可能会持续很久,如果非要给个期限,可能是一万年。
好了,这就是前因后果了,我曾经做过事后推演。拿出“项目标准化对照表”,存在的问题有:
项目开始前:
  • 没有详细的技术方案论证;
  • 没有第三方程序的调研;
  • 没有坚持项目的预估,使用销售的“预估”;
  • 没有让销售介绍各个Stakeholder的关系;
项目进行中
  • 疏于站会,比如一周后才知道.net包装Java毫无进展;
  • 项目组缺人没有引起强烈重视,导致一个人做一个项目;
  • 腰杆不硬气,项目组有时候是需要“威胁”客户的,要知道他最怕什么,最怕什么就拿什么威胁。不过,如果每次“威胁”的结果都是CEO的回访电话,我也是服了。还有一个明显现象,30周到40周,所有的需求P先生都会抄送CEO了,可怕吧?还有更可怕的:从40周后,一些需求由CEO发出,抄送P先生!“或许是他们两个住的近,喝小酒的时候,因为CEO懂技术,所以他描述的比较清楚吧。”我这么猜。
  • 客户关系不熟,找不到切入点。这点是硬伤啊,对于一个东方人,口语这样,刚刚到这儿,连冬天要穿多厚的衣服都还不知道,怎么和土著人混关系?况且,有个懂技术的CEO做邻居,我要是P先生,我也不愿意跟你聊;
项目结束期:(好吧,这项目得1万年,远没到结束期,权且把上线前后当成结束期吧)
  • 没有倒计时的任务列表(这个列表有一个显著得作用“做完了这些,这事儿就完了”),所以导致“P先生认为没完,这事儿就完不了”;
  • 这个项目最后怎么样,谁也没有个说法。包括销售也不愿意豁出脸去要维护费,我更不会去了。可惜了那个毕业生,被豁出去了;
说了这么多问题,其实也有好的地方哈,比如:
  • 有周例会,一开始一周一次,从第十周开始,两周一次,当面Showcase,这就避免了“我说做完了,你说没做完”的扯皮;
  • 技术实践不错,有CI,按照规矩Push、Merge,毕业生学到了很多;
你觉得这个项目咋样?从事后沙盘来看,如果重新来,应该咋做?

安家的大事 – 续

很久以前,产科医生对于新生儿要不要进一步的护理和抢救没有一说法,完全凭经验或者看这小子命硬不硬,一个新入行的医生就觉得这事老神秘了,不接生个百八十个根本没概念。所以很久以前,新生儿死亡率很高,一部分原因是该抢救的时候觉得没事儿。

直到有一大姐Virginia Apgar发明了一个表格,这个表格上有5个问题,每一个医生面对新生儿都回答这5个问题,然后根据总分就可以知道要不要特殊护理或者抢救,说起来巧死了,这5个问题就是这大姐的名字。

  • Appearance:这孩子看起来咋样
  • Pulse:脉搏咋样
  • Grimace:你动他,他动你么
  • Activity:关节活动咋样
  • Respiration:喘气咋样

具体的表是这事儿的:

有了这玩意以后,所有的医生就有了个指标:

  • 3分以下表示情况危殆
  • 4-6分为颇低
  • 7-10分为健康情况正常

我第一次看到这个故事就开始怀疑这是不是仅仅是个故事。这个表太简单了,这东西科学么?无数种情况都没有说明啊,你比如:

凭什么手足呈蓝,身干分红就是1分呢?为什么不是0.8或者1.2呢?
或者这孩子双脚呈蓝,双手粉红咋办?那就是1.3分了么?
不过得知我就是靠这个判断为健康的,我闺女也是用这个判断为健康的,这就不仅仅是个故事了。这个表格让新生儿的成活率增加了不少。

那你说它到底是不是科学?后来找了个时间,我反思了一宿。。。

像我这样的一个做开发的,平时习惯了跟别人争论“Float的精度够呢,还是Double才够?(没明白这个梗没事儿,只有二货开发才懂)”自然觉得模糊就代表不准,不准就代表不对。但是人这玩意,处理的就是不准的信息。

再说了,啥叫准?“两点之间直线最近”这说法都不准了,还能啥叫准?

要想真的“准”每次是不是都得给“准”前面加一溜儿限制条件?
这个Apgar评分的贡献就是把一个复杂的事儿细化得恰到好处,充分利用了人对“不准”信息的正确判断。

 

那这事跟“到哪儿去生活”有啥关系?

有点儿关系,但是不大,就像上次纸上谈兵时候说的,加拿大这几个地方差异不大,远不如北京和铁岭的差别,所以考虑的主要问题就不那么费劲。这样一来呢,次要问题就变得突出了:“怎么选择一个好区域的好房子”,而这个,就跟Apgar评分表有关系了,嗯,是大有关系。

我大概在这个岛上看了小半年的房子,有一搭没一搭的瞎看,20多套吧,完全遵从了“看多了就有感觉了”的朴实真理,这个感觉是模糊的,只可意会不可言传的,跟谁也说不清楚的。我曾经尝试着拉了一个单子试图把感觉固化下来,才发现这个单子好长好长。我捡重要的叨唠一下:卧室数量、洗手间数量、小区年龄、小区居民构成、后院私密性、占地面积、价格、房子多少年了、是不是有地下室,装修没、附近有小学么、小学好么、房子在主路边上么、吵不吵、车库能放两辆车么、车库有保暖层么。。。。无穷无尽的。

尝试着按照这些实地看房,刚看了3个就发现了个大问题:太累。把看房当验房,能不累么?所以结果呢?结果还是到网站上看哪个照片拍得漂亮,就想买它。这。。。这不就有点儿扯了么?

觉得这么做有点儿二以后,回忆了一下,买大北京的房子的时候好像没这么累:当时二环边新开盘,觉得地方还行,就买了。难道是运气?再想一下,当时就考虑了一个因素:地点。

灵光一闪,大姐在我眼前一闪,我突然觉得:如果有一个像Apgar评分表一样的玩意,对房子评分,在加上我对房子的“不准确”的判断,这不就欧了么?

经过闲扯淡和认真的论证,有了结论:只要抓住下面的几个问题,就能找好房子了,这5个问题也是我的名字,巧死了:

  • Spot:房子的地点。北京的房子就是只考虑了这点,很走运这就是最重要的;
  • Territory:占地面积。这个东西在北京就没有了,30层的大楼,40平米的公寓,你说你的占地面积多少?而岛上呢,动辄0.5英亩(不用Google了,1英亩=4046平方米);你说一个占地0.5的和占地0.7的,你选谁?
  • Elegent:房屋的格局可心不?打算要两层的?还是三层的?打算要一层的带半地下室的?地下室能开门的?
  • Viability:可行程度,就是完善程度。比如,地下室装修了不?墙面要重刷不?厨房要重弄不?
  • Equipment:设备情况咋样?跟铁岭不一样,这儿得供暖,供水,供电这都不是集中的了,都是自己家一套,那就得看看这些设备还能用几年?
优先级逐步向下的,举个例子,你要是找到一个特别好的地方,那就别太在乎它的供暖系统保修期快到了。再回头看以前列出的那个单子,所有的项目都能装进这5点。

附上那个容易乱套的列表:

 

最后,再说说上一篇中的几个城市的实际感觉。从西向东说吧。

London:London的格局比较整齐,一块一块的,方方正正。Fanshawe大街以北边是新区,西到Hyde Park RD,东到Highbury RD之间。从东到西是一个从老到新的发展路径,东边的小区比较老,西边的小区都是新房。
Waterloo:左上角的社区比较好,Laurel Creek Reserroir下面的小区是老区,挺好的,学校也好。保护区上面的也还行,不过保护区学校情况就不知道了。左下有一个COSTCO,一开始还打算在这附近买房呢,但是后来一打听,COSTCO后身是一个垃圾场,虽说即将废弃,但是至少现在还是。
Mississaga、Burlinton、Whitby:这三个地方都不好,离多伦多太近了,太脏乱。Burlinton稍好一点儿,毕竟离得远点儿么;
Ottawa:Kanata这个地方在Ottawa西边,是高新区,真心还行。417公路把它分成了南北两部分,西边到Terry Fox,东边到March RD,这片区域还算不错。高新区在417公路的北边区域,靠近最上面。并且417北边的区域比南边的要好。治安情况呢,看这个最新得治安地图:
Montreal:这个城市本来不考虑来着,因为据说有一半说法语。这次只是路过小停留了一下,没想到感觉还挺好的,没遇到多少说法语的,倒是满大街说中国话,有点儿亲切的不行不行的。

就说这么多了。最后我说一句最重要的,你一定要记住啊:

选房这事啊,说到根儿上,得靠命。命占60%吧,分析占40%,纸上谈兵再好,40%都拿满了,抵不上人家命好。

结果还是没法弄!

在PEI开公司,公司账户的选择

今天写一篇不那么有意思的,但是有用 — “开公司怎么选择开户银行”。

我记得当初开个人银行的时候,就听说加拿大银行和国内的银行不一样,比如说:

  • 收账户管理费,对于储蓄账户,每月10块钱,贵啊
  • 你有两个账户,Checking和Saving,Checking一分钱利息没有,Saving有利息(不到1%),但是收取Transactions费用,就是说,你想从Saving里面转200块钱吧,每次2块钱的费用;是不是有点儿扯?
  • 另外,你说去银行存钱吧,存100,你要是到Saving里面,除了收2块钱之外,还有点钞费几毛钱,拿手搓一下用的了一块钱么?

好在对新移民这些规则都免除一年,人家知道你不熟悉这些,为了避免麻烦,干脆给你一年的时间熟悉熟悉。这不,一年过去了,我熟悉的差不多了,跟大伙儿汇报一下:

本质上说,开公户和个人账户一样,这和国内不一样,我记得10年前在民生银行开公司户,老复杂了,感觉不管进出,都要支票,支票要用支票机打印,盖公司的财务章、法人人名章,还不能折,等等一堆事情,每次进出钱弄得特别正式,就差沐浴更衣了。

这儿呢?真的和个人户一样,想存就存,想取就取,想转账直接到柜台转。不过这些都收费。说到收费,一般选择Business Account的时候都要注意什么呢?

  1. 免费Transaction和Item的次数,根据不同的套餐,免费次数会不一样;这个Item是什么意思呢?我也是说了好几次“say that again?”才弄明白:比如你挣钱了,对方分3天给你开了三张发票,你拿着去银行,因为是同一家,所以就是一个Transaction,但是3张支票就是3个Item,明白了吧?
  2. 超出部分每个Transaction多少钱,每个Item多少钱?各个银行不一样,总的下来,差不多都是每个Transaction 1.2左右,每个Item 0.2左右;
  3. 免费支票给多少张?大部分银行都是10张,RBC在支票上特别大方,没了就去柜台拿,每次拿10张,不限次数。当和其他银行聊起来的时候,被告知,这些免费的支票(不论是10张还是无限张,都属于空白支票,左上角没有你公司的名称和联系方式,得自己写),有一些“正规”的地方,不认这种支票,所以最好买支票,买的支票左上角会印上你的公司信息(不知道真的假的)。买支票比较贵,200张150左右吧,各个银行都差不多,因为他们找同一家印。说起印支票,这一点就没有我天朝聪明了,我天朝用“章”。有公司名称章,每次在空白支票的地方盖章就欧了。
  4. 免账户费(Waive fee)得政策,就是说:“如果你的账上有XXX钱,就可以把套餐的费用免除了”,这个各个银行不一样,要多问问,比如同样100左右的套餐,有的只要求2万就给你免,有的要3万5;
  5. 你的个人银行和公司账户互相转账的话,在同一个银行,会立即到账,并且有的还不算次数,所以其实在各个银行差不多的情况下,你的个人账户开在那儿,就用那儿就行;

好了,这就是选择Businesses Account的时候,需要注意的点。我做了一个大致的对比表:

你看,各个指标对比来看,BMO算不错,80块钱的套餐包括120个Transaction,65个Item,存够3万5就可以免套餐费。

 

对了,忘说信用卡的事情了。公司也可以办信用卡,和国内办公司信用卡不同,这儿的“公司信用卡”就是完全的、完完全全的个人信用卡,只不过还款账户挂接在公司账户上(我觉得这样特别容易混乱)。各个银行对于信用卡的政策就更不一样了,回头自己看吧。我没开信用卡,我觉得Transaction次数够我直接刷Debit了。

补充一句,TD在搞活动,开个人户送300,各个指标和BMO也差不多,而且信用卡还可以减100块钱年费,所以这是一个好选择。RBC也在做活动,新开户送IWatch。

总的来说这几个银行的感受啊:

1、CIBC,帮我服务的小伙子特别好。银行本身中规中矩,别的银行干什么它也干什么,慢半拍而已;

2、RBC,好多朋友说,这个银行特别好,他们都把公司账户开在这里,我感觉,毫不夸张的说,其实功劳都是那个会说中国话的小姑娘,简直太热情了,人太好了,太会说了,太周到了。所以肯定拉了不少业务。就银行本身的服务来说,我真觉得和其他银行差不多,而且比其他银行小贵;

3、BMO。BMO怎么说呢?我觉得这是个“傻”银行,谁不知道中国人来了必须开公司,必须有大笔的钱放在公司账号上,这和“当地人开一个公司,存了1万块钱本金”就是“大客户”简直不能相提并论。其他银行都狂弄中文服务,它呢?刚刚才招聘了一个中国小姑娘在柜台,商业账户竟然没有人会说中文。还有,别人搞活动都几百、几百的送,送Ipad的,送IWatch的,它楞啥促销都没有。不过呢,对比它的套餐,能体会到“这傻银行真的挺够意思”;

4、TD。和BMO相比,TD在另外一个极端,特别会做生意,促销也到位,套餐也不是特别差;

5、Scotiabank,虽然也是5大银行之一,但是总觉得没有其他的银行高大上,或许是他们正在装修,也或许他们在一个老房子里面,一进去总觉得不那么“现代化”。不过,会说中文的那个哥们真不错,实诚,人特好。他们也在搞活动,新开户送100块钱。

好,看烦了吧?今儿就这么多了。完了。

一周年纪念给自己(下)

其实还好,在那两个月里面,我每两天写一篇文章,每天坚持发照片。不过,越来越觉得“未来不确定”和“再不努力学点儿新东西就赶不上了”。人嘛,只要一闲下来,就胡思乱想,如果能想明白了也就罢了,可笑的是往往越想就越想不明白。谁都是海面上漂泊的一小片叶子。

说起海面,在这两个月里面,我转遍了岛,从东倒西,从南到北。

我知道“东面的海经常刮来冰冷的风,海水也凉”

我知道“西面的海对面就是大陆,他们之间有一个13公里的大桥,海岸边都是港口,气温高的时候会有一群一群的水母”

我知道“南面的海舒服温暖,有白沙滩,在沙滩上睡一下午也不会着凉”

我知道“北面的灯塔才最漂亮,海的另一边也是大陆,天气好的时候,在岸边就可以看到十几公里外的对岸”

我知道“除了我们这个屯子比较大之外,其余的几个屯子都不到一万人” 一万人是个什么概念?工体演唱会都看过吧,工体的容量是6万人,我们屯子是3万多人,就是说把屯子所有人有一个算一个赶到工体,也就能坐满一半。把整个PEI所有屯子的全部男女老少赶进来,也就是2个工体搞定,还不能算草坪上舞台前的空地。

挨到了9月份,开始上学,总算有些事儿做了,当时想“这辈子可能这会是最后一次有正经的老师教了”,于是切换到学习状态。特别爱学习,特别的,特别到课间不带休息的,别人学一本书,我学了5本;特别到下课不带回家的,去图书馆接着看书、背单词。

同时,也恢复了跑步和健身,这大学里面的健身房。健身房果然大部分是黑孩子,少量白孩子,几乎没有黄孩子。有一次好不容易看见一个,用中文跟我打招呼“你好”,字正腔圆的。我回他“哎呀呀呀,我去,你这。。。”。他立刻切换成英文模式,开始说他是韩国人,正在学中文,只会一点儿,还特别谦虚的问我刚才说的那是什么意思,面对这个棒子,我有点儿发愁,就凭当时那个英语水平,咋解释“哎呀呀呀”和“我去”呢?

“It’s the popular way to say hello”。也不知道他以后会不会用“哎呀呀呀,我去”和下一个中国人打招呼。

除了上学,我还逼我自己参加各种活动,New Comer组织的,学校组织的,商会组织的,发展局组织的,以及各种各样从网上找到的闲逼组织,比如Startup Zone的PEI Developer Weekly Meet。说实话,我其实是一个有文化的好静的人么,所以这些活动大部分都不喜欢:

New Comer的活动会教一些怎么找到工作和怎么融入工作环境,讲说“你的时间都是雇主的,所以上班不能干别的”,讲说“又因为你的时间是雇主的,所以如果大雪天,只要雇主没通知你不来,你来了,即使立刻回去了,甚至在路上接到雇主的通知,雇主也要支付你半天的工资”,等等一些吧,显得跟我大北京完全不一样哈。可等我到了TB帮忙以后,我才发现,我去,全世界的IT行业,都一样一样儿的:

什么上下班打卡,没这个;

什么上班时间属于雇主,上班看Youtube,太正常了,你过去,他也会不好意思的把Intellij切到前面;

什么大雪天上班的“传说”,根本不可能啊,别说大雪了,就是大风也没人上班啊,主动就不去了,发个邮件说“Working at home”,偶了

是不是IT行业就跟其他行业完全不一样?还是New Comer灌输的一套实际上是个美好社会和“应该”?

说起商会的活动呢,唉。。。不说也罢。对,说这个吧,商会分配了个的妹子给我,香港人,说蹩脚的中文,有时候着急还说几句粤语,总能让我想起顺丰的客户。妹子人挺好,创造了不少的机会让我和当地的企业认识,参加活动的时候还帮我翻译。商会的活动呢,大部分都比较“封闭”,怎么说呢?就好比你是一只猫,你参加一群狗的活动,一开始他们“汪汪”的时候,你根本不知道他们“汪”的是什么,你想“喵”一下吧,又不好意思。后来好不容易你懂了怎么“汪”了,然后你发现他们“汪汪”的内容是“村东头老张家门口有一泡屎,要不要一起去? ”,你说你有心去掺乎一下吧,第一,人不一定愿意带着你,第二,你真心也不想去啊。那叫一个特别尴尬。所以后来商会的活动我就不怎么去了。

就这样继续学习、继续参加各种社会活动到第一场雪。2016年的第一场雪,来的的确比以往晚一些。不过是真的很猛。如果北京、成都没有雾霾,我更喜欢北京、成都一些。这个屯冬天和夏天简直太黑白分明了,夏天那哪儿都好,冬天那哪儿都要命。第一场雪是这式儿的:

当时特别兴奋,我也是几十年没见过这么大的雪了,还跟闺女一起挖雪洞。

随后,几乎隔三差五的,这大雪就来这么一下子,就哪儿也去不了,逮着个好天赶紧去买日用品,街上是这式儿的,雪像墙一样,完全看不到对面的车 。

好不容易等到3月份,应该暖和了吧,这是3月份:

这跟大北京完全不是一个劲头。心说再等一个月就好了,没想这一等就到了6月份。

终于可以脱秋裤了!

屯子的夏天又到了,那哪儿都好的时光又来了,晴朗的天空和温暖的阳光又有了,可是我已经不像去年那样;

看见蓝天白玉都拍照;

看见大片绿草的也拍照;

看见狐狸在家门口溜达就兴奋;

看见大雁排成“人”字飞就想他们什么时候排成“一”字;

不过,我还是想回大北京吃卤煮,回大成都吃冒菜。

以及每次我提议“要~不,咱。。内个吃完饭,唱~~个歌去呗”都回答“那就~~去呗”的2B青年们。

“我想听青藏高原,你们谁给我唱一个青藏高原。。。”

佛教的三不善根和基督教的三罪恶

我一直认为,世界上的正教本质上都是一致的,弘扬正气,教人平静。

佛教讲三不善根,基督教讲三个原罪,我觉得他们大致上说的是一码事。

PEI有一个僧团,法师和弟子大部分来自大陆和台湾,岛上信众很多,每年上岛进修的弟子更是上千。

我去过一次,与国内的寺庙相比,这里显得“寒酸”多了,没有雄伟的大殿,就是几个大、小礼堂。

这就是其中最大的一个礼堂。

IMG_0847

我去的那次讲道说的是“三不善根”,白话解释一下,就是讲人最大的三个恶念(也叫“不善根”)。

三不善根:贪、嗔、痴

,佛教的“贪“比我们所理解的“贪“范围更大一些,除了我们知道的贪婪、无度之外。佛家的贪还有“不知足“的意思。举个例子,去香火最旺的寺庙问哪些上香、积功德的人,你为什么要拜佛?回答大多是:要么求财,要么求祛病、求平安,要么求子,总有个“求”字;当然还有一部分人,是“求到”了以后来还愿。这也是一种贪。为什么这么说呢?修佛拜佛是内心的修养,并不是贪图目的。生活好的时候从不拜佛,有了困难就把佛当成救世主,还口口声声说虔诚,这不骗人么?佛不是印钞机,你缺钱他给你印;佛也不是医院,能治好你的病。

,我猜大部分人都和我一样不知道“嗔”是什么意思。佛讲,嗔,就是愤恨、怨念。恨别人,怨别人都属于动嗔念。

,佛说的痴念,就是看事情颠倒因果。有些事情如果不细想,会觉得因果关系简单明了。但是实际上,因和果很多时候不是那么好分辨,掺杂了“鸡生蛋还是蛋生鸡”的辩证。这个我深有体会,可以多说点儿。

先举个例子:加工资是因为努力工作?还是努力工作是因为加工资了?有一些“职场老油条”会把“努力工作” 当成果,而把“加工资”当成因,换句话说“给多少钱就干多少活”。而所有的企业,只要不是冤大头,就一定把“加工资”当成果,而“努力工作”当成因。如果你的因果观念和企业的相反,必须不会给你加工资啊。

有体会么?

我第一次觉得“因果关系”深奥是在满座网的时候,运营和销售经常因为一个活动的排位打架。所谓“排位”就是这个活动在屏幕的哪个位置,在第一屏还是第二屏。技术部门曾经费了很大的劲儿做“时时排位”:即每一个小时根据销量自动把卖的好的前移。于是就遇到了这个因果关系:

“活动卖得好是因为位置好?还是因为位置好所以活动就会卖得好?”

这个因果关系始终没有结论,说也说不服谁,技术部开发的“时时自动排位”就显得很尴尬。

法师说过“道不可讲”,因为每个人的理解不一样,所以一旦讲道了,就一定会跟佛的原意不一致。我上面说的“三不善根”也如是,我自己的体会而已。

那么基督教的三个原罪呢?牧师是这么解释的:

Greed(贪婪)、Pride(骄傲)、Lust(欲望)

Greed,这点和佛教一样,都是教人远离贪婪。基督教还给出了具体的实施方法,就是“Generosity(慷慨)”,慷慨就是贪婪的特效药。(其实佛教也给出了特效药,而且三不善根都有“特效药”,在文章尾我再说)

Pride,C.S. Lewis曾经这么解释骄傲:

As long as you are proud you cannot know God. A proud man is always looking down on thing and people: and, of course, as long as you are looking down you cannot see something that is above you.

而治疗骄傲的特效药,就是Humility(谦虚),C.S. Lewis也说过:

True humility is not thinking less of yourself; it is thinking of yourself less.

谦虚不是看轻自己,而是少想自己一些。这儿有一个文化差异。中国人的谦虚会体现在“看轻自己”,比如人夸你长得漂亮,你会谦虚一下,说“我是瞎长的”,人夸你会赚钱,你会谦虚一下,说“我是瞎猫碰见死耗子”,这么回答与其说是“谦虚”倒不如说是“应付”。甚至是另一种“骄傲”。上周和一个老外闲聊,他说他在岛上最大的IT公司工作,有100多员工,规模大了去了,我说我在满座网的时候,有1600多员工,他都震了惊了,说“You’re a successful entrepreneur !”,我想都没想,就回答他“No, No, I am loser”,然后他脸色就有点儿难看,显然都不知道怎么接了。后来想一下,自己的公司1600人,还说自己是卢瑟儿,他就是一100人公司的一员工,按比例算,这不是骂他是loser*160么?

说跑了,最后说Lust。Lust主要指和性相关的欲望。也提到了特效药是“Integrity(诚实)”。听起来是不是有点儿怪异?这根本就是两个不相关的概念啊。牧师是这么说的:

诚实的对待自己的欲望,正视,不逃避。另外,Integrity还有一点儿“透明”的意思,就是说,对于自己的欲望,要对亲近的人透明。

我后来查了一些教义,自己的理解是:由于民族、地区不一样,如何定义“性诱惑/欲望”非常困难,怎么算欲望,怎么算正常,这玩意必须不能一概而论。所以呢?只要诚实的正视就好。比如你的民族或者文化教你这样,你非要那样,那就是不诚实(自己脑补吧),另外,什么叫对亲近的人透明呢?比如阿拉伯人可以娶多个老婆,但是要一视同仁,你给这个10快钱,就得给那个10快钱,不能多也不能少,这就是透明。你自己把”给10快钱“这事换成“性诱惑/欲望”的语境体会一下。反正我觉得,还是主席说的对,身体是革命的本钱啊。

最后揭晓,佛教是怎么对付“贪嗔痴”的呢?

分别对应三个特效药:“无贪、无嗔、无痴”。又应了那句话,道不可道破。。。

题外话:

佛教,我一直很感兴趣,但是有些教义“太玄”了,就这个“道不可道破”这事,有必要弄成这样么?相比较,基督教就会更加明确,清晰,给人扎实和踏实的感觉。

对了,“贪嗔痴”,你有哪个病?“Greed, Pride, Lust”你又有那个罪?